會督的話

 
持續徹底的門徒
文:黃寬裕會督(於2022年5月21日新任會督祝聖禮就職證道)

相信大家都想看看我這位新的領袖是否能夠帶來一股新的動力、新的氣象,是否能帶領衛理公會這個大家庭進入應許之地,就像約書亞帶領以色列進入迦南美地。我深深知道:「我」,一定是不能的,當時的「約書亞」也是不能的。在約書亞記第五章,以色列將與迦南人爭地前,約書亞看見一個帶著刀的人,他就知道,他的確不能帶領以色列人爭戰得勝,只有耶和華軍隊的元帥才能!

有幸被神揀選我成為衛理公會的會督,我猶如約書亞般的戰兢與軟弱,需要眾會友的扶持代禱,更祈求上帝帶領並賜下元帥親自率領衛理公會邁向神所賜的應許之地。於此同時思想摩西的接班人約書亞,若沒有耶和華的幫助,約書亞是不可能帶領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的。其實,耶和華早已經給以色列人清楚的異象和應許,他們「必然」可以進入這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早在摩西時代,或者更早,以色列民族就有這個應許,只是以色列人自己拖延太久了。而神給在台灣的衛理公會有什麼應許,有什麼異象呢?用現代人的流行術語—有什麼願景呢?我們已經實現了嗎?還是在路上呢?或是在拖延中?

剛好五月第一週的主日福音經課題到約翰福音二十一章,耶穌和門徒的最後早餐,我們會看到「捕魚和牧羊」的異象,這也是耶穌給門徒的異象和使命。耶穌第三次向門徒顯現之前,門徒已經經歷過兩次耶穌的復活了,但是他們竟然沒有立刻出去傳福音、為主作見證,竟然還在重操舊業,回家鄉捕魚,而且還很失敗,因為整夜沒有打著甚麼,直到耶穌顯現,經祂的指示他們才打到魚,得以與耶穌共享最後的早餐。之後,耶穌再次挑戰彼得,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你愛我嗎?你愛我嗎?問了三次。在耶穌最後一次的挑戰後,彼得和這些門徒才真正出去傳福音,走上宣教的旅程,才真正成為門徒,並興起門徒的運動,一代一代傳下去。所以,透過「最後的早餐」給予這些門徒的異象是「捕魚和牧羊」的異象,順從主到底,成為「得人漁夫和牧養信徒」的門徒。這也是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八章給門徒的大使命:「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同樣,這也是耶穌給所有教會的異象和使命。
衛理公會的異象是甚麼?使命是甚麼呢?當然也是承續這個精神與異象,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繼續得人如得魚和關懷上帝的群羊。只是要如何更具體化,有更清楚的目標和方式呢?在2003年時,本會經過多方的討論,確立我們的使命宣言「以世界為牧區,宣揚福音、追求聖潔、造就門徒、發展小組,建立榮神益人的教會。」至今二十年。針對使命宣言的內容,如宣揚福音、追求聖潔、造就門徒、發展小組,我們一直都持續進行,只是做得如何而已!

六年前陳建中牧師剛上任會督時,為衛理公會訂下的主題為「蛻變與希望」,提醒衛理信徒成為「徹底的門徒」(Radical Diciples)。其實,約翰.斯托得牧師(John Stott, 1921-2011)在他最後作品《世界在等待的門徒》(The Radical Diciples),就使用這詞「徹底的門徒」提醒信徒如果不徹底做門徒就會隨波逐流,這世代需要許多徹底的門徒,這世界才會被改變。同樣在我們的信仰團體(衛理公會),也需要徹底的蛻變,就是要興起一個門徒運動,要有更多的 Radical Diciples,而且要非常徹底,非常積極,甚至需要有更大的動力和行動力,這個信仰群體才會被大大的更新!這時,我們需要反省一下,我們的信仰團體有沒有產生動力,有沒有被更新呢?三年很快就過去,接任的龐會督一樣強調徹底的門徒運動,並給我們清楚的內容和實踐方式「內尋靈命深度,外展事奉服務 ,合一建造教會」。「內尋」(inward)就是要深度地,並持續性地經驗與神的同在,就是操練敬虔的靈命,而「外展」(outward)就是具體行動,去實踐神的公義與憐憫,只有內外在同時進行,才能真正興起門徒的運動。要形成一個運動首先就必須要有紀律,而紀律如何形成?龐前會督告訴我們就是要透過「教區有議會,堂會有班會」的機制。其實,過去約翰衛斯理興起的循道運動就是如此,透過教區會議和堂會班會(小組),持續興起門徒運動,班會小組就是最基本的門徒運動單位,最基本的組織。我們要抓住班會小組的精神,才能持續產生門徒動力,這個班會小組的精神就是立約小組的精神。

立約小組的作法就是讓小組中的每個人彼此立約,持續有紀律地做出一些行動,小組成員彼此督促,使每個人都能固定讀聖經、靈修、主動關懷人,並常常彼此勉勵行善及互相幫忙,進而促成群體的屬靈更新。舉個例,東吳城區部團契的學生們,在大齋節期操練為期四十天的立約小組。他們是兩兩一組,在四十天之內,個人立志挑戰一件事,天天彼此督促。譬如有人挑戰每天讀一小時聖經,有人挑戰一進到校牧室就去禱告室禱告半小時,有人立志背完希伯來書前十章,有人挑戰天天要運動一小時、也有人挑戰這四十天不喝手搖飲,或不看電視,還有人挑戰天天要打電話回家給父親。最後一天,參加立約小組的人聚在一起分享這四十天在操練中的掙扎和成長,同學們都大得激勵,透過四十天立約小組,的確帶給東吳城中團契很大的靈命復興。立約小組就是讓我們這信仰群體,透過人人彼此立約,持續走上這條蒙恩的道路,讓個人和群體走上成聖的道路、門徒的旅程。或許有人會期待新會督能夠提出什麼樣的新異象?我會說:Just keep going,持續走下去,持續作徹底的門徒(Keep to be radical disciples or Disciples keep radical)。我的異象就是如何讓門徒的動力持續發展出來,感覺上不是很新的異象,但這是不變的異象,如同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三章給門徒的一條新命令:「你們要彼此相愛」,這是歷久彌新的命令!

衛理公會來臺灣到明年就滿七十年,回想過去循道運動如何在大陸興起,又如何在臺灣興起衛理公會,然而我們信仰的歷程又如何與門徒運動連結在一起呢?衛理公會來台70年,因有先人的篳路藍縷,才能塑近20年門徒運動的底蘊,神帶領這段深邃又壯闊的旅程,何其美好。
最近我喜歡上一位衛理宗作家司傑恩,他寫一系列書籍(如上帝的美麗、天國好生活、讓群體發光等),相當暢銷。最近又讀了他的新書「深邃又美麗的福音」,這本書除了讓我對福音有更全備的認識,也讓我了解到衛理宗的信仰傳統是何等的美好。書中提醒我們要堅持走門徒的道路,一定會驚豔到這「深邃又壯闊的旅程」(司傑恩的另一本神國操練系列作品),我們不能半途而廢。只是我們要反省自己是否已踏上這旅程?是否這些年來已經失去當門徒的熱忱和動力?我們知道作門徒是必須付代價的,作主的門徒本來就是要付代價的,正如潘霍華牧師的名言「上帝的恩典沒有廉價的」。門徒的道路就是一條降服的道路(「深邃又壯闊的旅程」第一章),最重要的是—我們(衛理公會)要走向一條降服的道路。

我相信:當教會的傳道人和教會的信徒領袖都願意努力走降服的道路時,就會興起門徒的運動。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很自我,凡事以自我為中心,只想證明自己的價值,我們骨子裡還是貪愛世界,一直被世界的價值觀影響。這樣的我們,並沒有真正作門徒,我們看似門徒,其實不是,或者說,我們只是很表面的門徒。很表面的門徒不是門徒,沒有差不多的門徒,或許有差不多的基督徒,但絕對沒有差不多的門徒。再次提醒,徹底門徒的道路是不斷降服於神的道路!

疫情已經持續二、三年,對教會的影響很大,看似不樂觀,但我們仍有很大的盼望,因為我們是主的門徒,主的徹底門徒。約翰福音二十一章裡,門徒處在最糟糕的處境中,復活的耶穌在最後的早餐用異象挑戰他們走上門徒捨己的道路。祂向彼得說「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去的地方。」那時門徒所面對的環境是多麼的艱辛,最終,這個世界卻被這群門徒大大的翻轉,他們並沒有什麼才能,也沒有金錢和資源,有的是門徒不怕死的精神,完完全全降服於神,他們完全放下自己,去任何上帝要他們去的地方,完全順服神的帶領。這也是循道精神,是衛理公會的精神,願意順服主,到主要我們去的地方。

教會在疫情中的挑戰是—如何在疫情中持續關懷信徒和社會?如何在疫情中持續造就門徒?如何在疫情中讓教會保持活潑的動力?感謝主,現在教會已經能熟稔地使用這些媒體科技來舉辦很多線上讀書會、小組、講座、造就班和慕道班等,這些活動不受空間限制,更有彈性,而且品質愈做愈好。所以,如何讓衛理公會在疫情中,一樣可以內尋靈命深度(培育),外展事奉服務(佈道)和合一建造教會(牧養),持續造就更多徹底的門徒,是我們不變的目標,也是我們最大的責任。

我擔任會督這段期間,可能是衛理公會最沒有錢的時刻,也是資源最少的時刻,但我們不再有官司纏身了,我們可以全心投入門徒造就的事工。我們還有個目標,就是總會和台北衛理堂共同建造一個全新的宣教教育大樓。更重要的,盼望不論是硬體的建造或靈命的形塑,衛理公會要產生更深厚的門徒動力,就像過去的初代教會,在最艱困的時代,最貧窮的時期,他們金和銀都沒有,卻可以叫人起來行走!

願聖靈的風,繼續吹動我們這條衛理公會的帆船,聖靈的風,帶領衛理公會走上美麗又深邃的旅程,帶出更雄厚的門徒動力,在疫情中或疫情後,仍能成為榮神益人的宗派!讓我用約翰衛斯理的降伏禱告(又叫聖約禱文,寫於1775年)作為結束的禱告。

上帝啊!我將自己完全交託給你。
在祢的創造中指派我站在適當的崗位。
讓我為祢受苦;分配我做祢要我做的工作。
給我任務,或當祢呼召別人時,讓我肯站在一邊。
無論高升,無論降卑;無論富足,無論貧窮。
我樂意將自己和屬於我的一切甘心奉獻給祢。
現在,神聖的上帝─聖父、聖子、聖靈─
祢屬我,我也屬祢。誠心所願。
但願在地上所立的約直存到永恆。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