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3
2022-08-03
2022-08-05
2022-08-05
文:龐君華牧師撰
賽9:8-17對驕傲自大的審判
【經文】
9:8主向雅各家發出言語,主的話臨到以色列家。
9:9眾百姓,就是以法蓮和撒瑪利亞的居民,都將知道;他們憑驕傲自大的心說:
9:10「磚塊掉落了,我們要鑿石頭重建;桑樹砍了,我們要改種香柏樹。」
9:11因此,耶和華興起利汛的敵人([9.11]「利汛的敵人」:有些現代的譯本譯為「敵人」、「敵人利汛」或「他們的敵人利汛」。)前來攻擊以色列,要激起它的仇敵,
9:12東有亞蘭人,西有非利士人;他們張口吞吃以色列。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並未轉消;他的手依然伸出。
9:13這百姓還沒有歸向擊打他們的主,也沒有尋求萬軍之耶和華。
9:14耶和華在一日之間從以色列中剪除了頭與尾-棕樹枝與蘆葦-
9:15長老和顯要就是頭,以謊言教人的先知就是尾。
9:16因為引導這百姓的使他們走入迷途,被引導的都必被吞滅。
9:17所以,主不喜愛 ([9.17]「喜愛」有古卷是「喜悅」;死海古卷是「顧惜」。)他們的青年,也不憐憫他們的孤兒和寡婦;因為他們都是褻瀆的,行惡的,並且各人的口都說愚妄的話。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並未轉消;他的手依然伸出。
【默想】
以賽亞書的前半部(1-39章)主要的內容也是和阿摩司書、何西阿書一樣是在主前第八世紀的時空背景。以賽亞是在南國猶大蒙召作先知,但是今天的經文他卻是對北國的情況發出信息,但聽眾卻是給南國的當權者,此時北國正受的亞述的壓迫與入侵,但百姓仍不知亡國的癥結所在,仍然「驕傲自大」,先知希望緊鄰的猶大能引以為鑑。請觀察今天的經文,是什麼情況讓上主感到要從首領到百姓也就是棕樹枝到蘆葦(參第14節),從老到少都要懲罰呢?當一個社會或社群,由於制度上的不義,使得其中的百姓生活不能講求公平,導致人人變得自私,只為自己,這樣公義更是無法建立。此外,由於錯誤的宗教;維繫一個制度的背後是這個社群的信仰(信念),不正確的信仰只會強化私慾橫流的社會,所以先知看到當時的社會是多麼的無望。對於維護社會公義,我們能作些什麼?信仰的力量如何能即使在一個不理想的社會中,仍然有力量堅持實踐公義生活的理想?

詩50:1-8,22-23上帝的救恩
【經文】
50:1大能者上帝-耶和華已經發言呼召天下,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
50:2從全然美麗的錫安中,上帝已經發光了。
50:3我們的上帝要來,絕不閉口;有烈火在他面前吞滅,有暴風在他四圍颳起。
50:4他呼召上天下地,為要審判他的子民:
50:5「召集我的聖民,就是那些用祭物與我立約的人,到我這裏來。」
50:6諸天必表明他的公義,因為上帝是施行審判的。(細拉)
50:7「聽啊,我的子民,我要說話!以色列啊,我要審問你;我是上帝,是你的上帝!
50:8我並不因你的祭物責備你;你的燔祭常在我面前。
50:22「你們忘記上帝的,要思想這事,免得我把你們撕碎,無人搭救。
50:23凡以感謝獻祭的就是榮耀我;那按正路而行的,我必使他得着上帝的救恩。」
【默想】(請閱讀經文後,安靜默想,有哪句話或哪一個詞你特別有感觸,就以此領悟作為祈禱)

羅9:1-9真亞伯拉罕後裔
【經文】
9:1我在基督裏說真話,不說謊話;我的良心被聖靈感動為我作證。
9:2我非常憂愁,心裏時常傷痛。
9:3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詛咒,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
9:4他們是以色列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的頒佈、敬拜的禮儀、應許都是給他們的。
9:5列祖是他們的,基督按肉體說也是從他們出來的。願在萬有之上的上帝被稱頌,直到永遠 ([9.5]「基督按肉體…直到永遠」:原文或譯「基督按肉體說也是從他們出來的,他是在萬有之上,永遠可稱頌的上帝」。)。阿們!
9:6這不是說上帝的話落了空。因為從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
9:7也不因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是他的兒女;惟獨「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
9:8這就是說,肉身所生的兒女不是上帝的兒女,惟獨那應許的兒女才算是後裔。
9:9因為所應許的話是這樣:「到明年這時候我要來,撒拉必會生一個兒子。」
【默想】
保羅雖然主要的宣教事工是向外邦人宣揚福音,但他對猶太人自己的「至親骨肉」也沒有冷淡。他仍然關注著同胞的信仰。看到同胞拒絕耶穌,他感到憂愁、傷痛,甚至願意為他們受詛咒也在所不惜。同時他也非常清楚以色列人,以及他們如何看待所謂「亞伯拉罕的後裔」。在第4, 5節他提到他們光榮的歷史與身份,並且相信上帝對他們祖先的應許,是永不會落空的。然而他也深入的探討「亞伯拉罕後裔」的真正意涵。首先,這不是單純血緣的關係,不是亞伯拉罕的兒子都是他的後裔,別忘了亞伯拉罕還有另一個兒子以實瑪利,他不是那位上主藉著使者對他說:「到明年這時候我要來,撒拉必會生一個兒子。」的那個兒子,那個兒子是上主應許的兒子,所以關鍵在「應許」而不是「血緣」的關係,誠如保羅在2:28所說的「那外面是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的割禮…」一脈相承的道理。此刻請你花點時間深思上主救恩的奇妙,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我們竟然從信心而不是血緣成為了「亞伯拉罕的後裔」,並且竟然也能在「應許」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