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15
2022-06-15
2022-06-17
2022-06-17
文:龐君華會督撰
創24:1-21井旁的利百加
【經文】
24:1亞伯拉罕年紀老邁,耶和華在一切事上都賜福給他。
24:2亞伯拉罕對他家中管理他一切產業最老的僕人說:「把你的手放在我大腿底下。
24:3我要叫你指着耶和華-天和地的上帝起誓,不要為我兒子娶我所居住的迦南地的女子為妻。
24:4你要往我的本地本族去,為我的兒子以撒娶妻。」
24:5僕人對他說:「如果那女子不肯跟我來到這地,我必須把你的兒子帶回到你出來的地方嗎?」
24:6亞伯拉罕對他說:「你要謹慎,不可帶我兒子回那裏去。
24:7耶和華-天上的上帝曾帶領我離開父家和本族的地,對我說話,向我起誓說:『我要將這地賜給你的後裔。』他要差遣使者在你面前,你就可以從那裏為我兒子娶妻。
24:8倘若那女子不肯跟你來,我叫你起的誓就與你無關了,只是你不可帶我的兒子回到那裏去。」
24:9僕人就把手放在他主人亞伯拉罕的大腿底下,為這事向他起誓。
24:10那僕人從他主人的駱駝中取了十匹駱駝,他手中也帶着他主人各樣的貴重物品離開([24.10]七十士譯本沒有「離開」。),起身往美索不達米亞去,到了拿鶴的城。
24:11傍晚時,眾女子出來打水,他就讓駱駝跪在城外的水井旁。
24:12他說:「耶和華-我主人亞伯拉罕的上帝啊,求你施恩給我的主人亞伯拉罕,讓我今日就遇見吧!
【默想】
今天的經文記載了亞伯拉罕差遣僕人要回故鄉為兒子尋找妻子的事件,雖然這是一件家庭內的事情,但卻是上帝整個救贖計畫中的一個關鍵時刻。當初亞伯拉罕回應了上帝的呼召,接受了上帝對他及他後裔的應許,他們夫妻也一同踏上了信心的旅程,來到了現在所處身的迦南地。如今亞伯拉罕感到自己年事已高,他必須要想到上帝對他們一家的應許要如何承續下去的問題,而其中的關鍵就是他的兒子以撒早已過了成家立室之年卻尚未成家,作為家長的他必須要重視這事。在亞伯拉罕交代老僕人的過程中,我們看得出他非常嚴肅地看待這件事。首先,他要僕人答應不讓他的兒子娶當地的迦南女子為妻,雖然娶本地女子是最方便的作法,但也隱含一個風險,會導致他的後人可能因此融入了當地「異教」的家族與文化,會漸漸地淡化了他們家與上帝之間的立約關係。另外,當這個僕人接受這個任務時,其實他也像當年亞伯拉罕夫婦一樣,要展開一個前途未卜的信心的旅程。他要如何著手幫以撒找到合適的女子呢?其實除了地點之外,似乎沒有什麼明確的頭緒或對象。所以亞伯拉罕在交代任務時,特別提醒:耶和華-天上的上帝曾帶領他離開父家和本族的地方,將這應許之地賜給他和他的後裔。此刻這位上帝的使者也會引導這僕人的腳步到亞伯拉罕的故鄉拿鶴城,去完成這個任務。所以這位僕人,除了上帝的引導外,其實是沒有什麼特定的線索或方法。因此他只好祈禱求主施恩讓他能遇到合適的人。在這段經文中,我們看到上帝的救贖計畫在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中,祂都在默默的保守及引導。我們也要像亞伯拉罕與那位僕人一樣,要意識到看似是自己個人的事,或家事,其實也是上帝救贖的計畫的一環,我們都要慎重其事,以禱告配合上帝的行動。請問你如何看待你「人生中所發生的種種過程是與上帝的工作有關」這個想法呢?你會如何依靠上帝來完成這些「人生大事」?

詩42~43彰顯祢的亮光和真實
【經文】
42:1上帝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42:2我的心渴想上帝,就是永生上帝,我幾時得朝見上帝呢?
42:3我晝夜以眼淚當食物,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上帝在哪裏呢?」
42:4我從前與眾人同往,領他們到上帝的殿裏,大家用歡呼稱頌的聲音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
42:5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裏面煩躁?應當仰望上帝,我還要稱謝他,我當面的拯救,
42:6我的上帝。我的心在我裏面憂悶([42.6]「我當面…憂悶」是根據七十士譯本;原文是「他的臉的拯救。我的上帝啊,我的心在我裏面憂悶」。),所以我從約旦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
42:7你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
42:8白晝,耶和華必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祈禱賜我生命的上帝。
42:9我要對上帝-我的磐石說:「你為何忘記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
42:10我的敵人辱罵我,好像敲碎我的骨頭,他們不住地對我說:「你的上帝在哪裏呢?」
42:11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裏面煩躁?應當仰望上帝,我還要稱謝他,我當面的拯救,我的上帝。
43:1上帝啊,求你為我伸冤,向不虔誠的國為我辯護;求你救我脫離詭詐不義的人。
43:2你是作我保障([43.2]「作我保障」:七十士譯本是「賜我力量」。)的上帝,為何丟棄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
43:3求你發出你的亮光和信實,好引導我,帶我到你的聖山,到你的居所!
43:4我就走到上帝的祭壇,到賜我喜樂的上帝那裏。上帝,我的上帝啊,我要彈琴稱謝你!
43:5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裏面煩躁?應當仰望上帝,我還要稱謝他,我當面的拯救,我的上帝。
【默想】(請閱讀經文後,安靜默想,有哪句話或哪一個詞你特別有感觸,就以此領悟作為祈禱)

羅2:17-29真割禮
【經文】
2:17但是你,你既自稱為猶太人,倚靠律法,以上帝誇口,
2:18知道上帝的旨意,從律法受了教導而能分辨是非;
2:19你既深信自己是給盲人領路的,是在黑暗中人的光,
2:20是無知的人的師傅,是小孩子的老師,體現了律法中的知識和真理;
2:21那麼,你這教導別人的,還不教導自己嗎?你這宣講不可偷竊的,自己還偷竊嗎?
2:22你這說不可姦淫的,自己還姦淫嗎?你這厭惡偶像的,自己還搶劫廟中之物嗎?2:23你這以律法誇口的,自己倒違犯律法,羞辱上帝!
2:24上帝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所記的。
2:25你若遵行律法,割禮固然於你有益;若違犯律法,你的割禮就算不得割禮
2:26所以,那未受割禮的,若遵守律法的要求,他雖然未受割禮,豈不算是受了割禮嗎?
2:27而且那本來未受割禮的,若能全守律法,豈不是要審判你這有儀文和割禮,竟違犯律法的人嗎?
2:28因為外表是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表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
2:29惟有內心作猶太人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裏的,在乎聖靈 ([2.29]「聖靈」或譯「靈」。),不在乎儀文。這樣的人所受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而是從上帝來的。
【默想】
本段經文從「自稱猶太人」開始,而以「真猶太人」作為結尾。自稱猶太人的人,最大的問題是以為憑著外表或血緣的關係,猶太人就可以在上帝面前有特殊的身份。保羅提出了幾個問題質疑這樣的看法:首先擁有律法的猶太人,自己是否遵守律法?割禮是猶太人的重要外在標誌,但是若受了割禮的人,沒有遵守律法,那麼這割禮是否算是「割禮」(也就是立約子民的記號)呢?保羅進一步提出了一些觀念,「外表是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表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真割禮是在心裏的,也在乎聖靈」。總刮來說,我們可以有外在的形式,但是不能有「形式主義」,形式主義是只注重外在的形式,而不講求形式所指涉的內容真實的呈現。真猶太人,形式上受割禮,但是實質內涵也要活出來,反映他們是與上帝有約的人,活出與上帝的關係,也就會活出律法所指涉那一種的生命品質。如果沒有這樣的生命品質,徒有外在的形式,如「割禮」,那麼就只能是「自稱猶太人」。同樣的原理也可用在基督徒,你覺得自己是「自稱基督徒」呢?還是「真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