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8復活期第四主日 主為善牧主日
2022-05-08
2022-05-10
2022-05-10
文:龐君華會督撰
結37:15-28 兩根木杖
【經文】
37:15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37:16 「人子啊,你要取一根木杖,在其上寫『為猶大和他的盟友以色列人』;又取一根 ( [ 37.16] 「一根」:七十士譯本是「第二根」;有古譯本是「另一根」。) 木杖,在其上寫『為約瑟,就是以法蓮的杖,和他的盟友以色列全家』。
37:17 你要將這兩根木杖彼此相接,連成一根,使它們在你手中合而為一。
37:18 當你本國的子民對你說:『你這是甚麼意思,你不指示我們嗎?』
37:19 你就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要將約瑟和他的盟友以色列支派的杖,就是在以法蓮手中的那根,與猶大的杖接連成為一根,在我手中合而為一。
37:20 你要在他們眼前,把寫了字的那兩根杖拿在手中,
37:21 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要從以色列人所到的列國帶領他們,從四圍聚集他們,領他們回到本地。
37:22 我要使他們在這地,在以色列羣山上成為一國,必有一王作他們全體的王。他們不再成為二國,絕不再分為二國。
37:23 他們不再因偶像和可憎的物,並一切的罪過玷污自己。我卻要救他們離開一切犯罪所住的地方 ( [ 37.23] 「犯罪所住的地方」:七十士譯本是「所犯墮落的罪」。);我要潔淨他們,如此,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們的上帝。
37:24 「我的僕人大衛要作他們的王;他們全體必歸一個牧人。他們必順從我的典章,謹守遵行我的律例。
37:25 他們要住在我賜給我僕人雅各的地上,就是你們列祖所住之地。他們和他們的子孫,並子孫的子孫,都永遠住在那裏。我的僕人大衛要作他們的王,直到永遠;
37:26 並且我要與他們立平安的約,作為永約。我要安頓他們,使他們人數增多,又在他們中間設立我的聖所,直到永遠。
37:27 我的居所必在他們中間;我要作他們的上帝,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37:28 我的聖所在以色列人中間直到永遠,列國就知道是我-耶和華使以色列分別為聖。」
【默想】
先知以西結得到啟示,上主要他以「行動劇」的方式,將兩根分別寫著「猶太,以色列」以及「以法連,以色列」意即:南國與北國的手杖,以先知的手將之接合在一起,用意是要引起受眾的好奇而提問。這是接著本章前半部所載「枯骨復甦」後的一段信息,兩者相同處都是體現「絕對不可能中的可能」,前者論及的不可能是一群分散的百姓要回到故土。後者之不可能處在於兩個已經亡國,且不能自主的國族,要重新成為一體。我們試想想以西結的受眾,已經習於在生活在異邦,且早以落地生根,當時的帝國的勢力強到難以想像,南北國亡國已久,百姓們可能早已忘記上帝與他們先祖所立的約,也早已失去了成為上帝子民的想像。除了眼前的生活,誰還會有「永遠」的夢想呢?然而上帝藉著先知不斷地傳講,上帝沒有忘記….,祂要作的事看似怎麼的不可能,猶如枯骨復甦,木杖接合,祂也一定要成就。請默想,與我們立約的上帝,託付我們信仰的群體要改變這個世界,使之成為上帝公義與聖潔的國度,使世人成為上帝的子民,這樣的願景與託付,對於身處現今世代我們,是否也是個難以「想像」的任務呢?你我是否有信心,上帝沒有忘記,也沒有放棄祂所造的世界。你會如何回應先知的信息呢?

詩 100我們是他草場的羊
【經文】
100:1 稱謝詩。普天下當向耶和華歡呼!
100:2 當樂意事奉耶和華,當歡唱來到他面前!
100:3 當認識耶和華是上帝!我們是他造的,也是屬他的;我們是他的民,是他草場的羊。
100:4 當稱謝進入他的門,當讚美進入他的院。當感謝他,稱頌他的名!
100:5 因為耶和華本為善;他的慈愛存到永遠,他的信實直到萬代。
【默想】(請閱讀經文後,安靜默想,有哪句話或哪一個詞你特別有感觸,就以此領悟作為祈禱)

啟15:1-4羔羊之歌
【經文】
15:1我看見在天上有另一兆頭,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種災難,因為上帝的烈怒在這七種災難中發盡了。
15:2 我看見彷彿有攙雜火的玻璃海;又看見那些勝了那獸和獸像,以及牠名字的數字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上帝的豎琴。
15:3 他們唱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全能的上帝啊,你的作為又偉大又奇妙!萬國之王啊你的道路又公義又真實!
15:4 主啊,誰敢不敬畏你,不把榮耀歸於你的名?因為只有你是神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的作為已經彰顯了。」
【默想】
約翰看見天上的一個「兆頭」,「兆頭」這個字和合本原先是用「異象」,其實都是指一個記號,指涉接下來要發生「非比尋常」的事,所以這是一個非表尋常的記號,故此是「大而且奇」的記號。另外,前先提過「七」在猶太人文化中是代表了完整,所以七個災難是完整的災難,表達出了上帝「完整」的怒氣。然而猶如啟示錄第14章所提到的那些有上帝記號的人,此處也有勝過那怪獸的人,無論是獸,是獸像或帶牠的代表名字與數字都不能影響的人們,要從那個類似火中的玻璃海中出來,這些人猶如一個大詩班,在上帝的豎琴作為伴奏下大合唱,他們的歌是綜合了摩西的歌與羔羊的歌,前者的背景是出埃及的大勝利,後者是代表基督的暗語「羔羊」的勝利,總之,這歌的內容是頌讚那位帶來勝利的上帝,祂的工作從摩西到耶穌,也在現今的當下,同時還會到歷史的終結,這些工作的意義也越來越顯明,彼此間也都有連帶的關係,原來這是上主公義、奇妙、而且真實的作為。我們的回應是敬畏與敬拜,兩者都表示我們雖不能明白歷史的全貌,不能掌握上帝工作的全景,甚至儘管我們可能還身處患難之中,猶如當年約翰作啟示錄時的讀者,他們身陷各樣的患難與迫害,但是我們卻仍能體會祂的偉大與能力,非我們所能想像的,我們只能由衷讚嘆:「主啊,誰敢不敬畏你,不把榮耀歸於你的名?因為只有你是神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的作為已經彰顯了。」當我們崇拜,常有「敬拜」的環節,在動感的歌聲中,你的敬拜是情緒使然?還是真實的讚嘆:「主啊!只有你是神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