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9
2021-10-09
2021-10-11
2021-10-11
文:龐君華會督撰
伯 23:1-9,16-17 全能者向約伯隱藏
【經文】
23:1 約伯回答說:
23:2 「如今我的哀告還算為悖逆;我雖唉哼,他的手仍然重重責罰我 ( [ 23.2] 「他的手…責罰我」是根據七十士譯本和其他古譯本;原文是「我的手是重的」。)。
23:3 惟願我知道哪裏可以尋見上帝,能到他的臺前,
23:4 我就在他面前陳明我的案件,滿口辯訴。
23:5 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語,明白他向我所要說的。
23:6 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呢?不!他必理會我。
23:7 在那裏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我就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
23:8 「看哪,我往前走,他不在那裏;往後退,也沒有察覺他。
23:9 他在左邊行事,我卻看不見他;他轉向右邊( [ 23.9] 「他轉向右邊」或譯「他在右邊隱藏」。),我也見不到他。
23:16 上帝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
23:17 但我並非被黑暗剪除,只是幽暗遮蓋了我的臉。
【默想】
這是約伯第七次的回應,他似乎非但未被這些「屬靈」的朋友所擊垮,或接受他們廉價的或不知所以然的「悔改」,反而對自己的陳述更有自信,他堅持要得到上帝公平的審判,上帝是與之申辯的,只要可以「尋見」祂,然而問題也在此,他不知如何尋見上帝,雖然他知道上帝知道他所行,也相信公義的上帝應該會給他機會答辯,但他卻苦於無法找到與上帝辯論的機會。所以他產生一種矛盾,既寄望於上帝的公義,但有感到對上帝的懼怕,同時卻又期待能與隱藏在的上帝相遇,當面陳述。這是這次苦難將他帶到過去未曾經歷過的信仰掙扎。請回想你曾有過怎樣的信仰掙扎?你是如何渡過?你覺得是有益於你,還是有損於你呢?

詩 22:1-15 為何離棄我
【默想】(請閱讀詩篇經文後,安靜默想,有那句話或那一個詞你特別有感觸,就以此領悟作為祈禱)

來 4:12-16 親近施恩的寶座
【經文】
4:12 上帝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鋒利,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4:13 被造的,沒有一樣在他面前不是顯露的;萬物在他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我們必須向他交賬。
4:14 既然我們有一位偉大、進入高天的大祭司,就是耶穌-上帝的兒子,我們應當持定所宣認的道。
4:15 因為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在各方面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
4:16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憫,蒙恩惠,作及時的幫助。
【默想】
書信的經課說:上主的道是活潑的 (意即活生生的living) 及有功效的(active),表示上主的話不是死氣沈沈的字句而已,上主的話是有生命力的,你想為何上主的話可以深深地解剖人的靈魂,人性在其面前會被顯露無遺?你如何對待上主的道?耶穌就是上主的道,祂也是尊榮的大祭司,但祂也經歷我們所經歷的苦難與試探,作者表示祂能完全的體恤我們;面對一個完全了解我們,完全清楚我們情況的主,竟然能體恤我們,我們在祂面前,還有何懼?你還有什麼事令你感到懼怕不敢面對主的?

可 10:17-31 關於財富與獎賞的教導
【經文】
10:17 ( 太 19.16-30 路 18.18-30 )耶穌剛上路的時候,有一個人跑來,跪在他面前,問他:「善良的老師,我該做甚麼事才能承受永生?」
10:18 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稱我是善良的?除了上帝一位之外,再沒有善良的。
10:19 誡命你是知道的:『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不可虧負人;當孝敬父母。』」
10:20 他對耶穌說:「老師,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
10:21 耶穌看着他,就愛他,對他說:「你還缺少一件: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然後來跟從我。」
10:22 他聽見這話,臉就變了色,憂憂愁愁地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
10:23 耶穌看了看周圍,對門徒說:「有錢財的人進上帝的國是何等的難哪!」
10:24 門徒對他的話非常驚奇。耶穌又對他們說:「孩子們,( [ 10.24] 有古卷加「倚靠錢財的人」。)要進上帝的國是何等的難哪!
10:25 駱駝穿過針眼比財主進上帝的國還容易呢!」
10:26 門徒就更為驚訝,彼此對問:「這樣,誰能得救呢?」
10:27 耶穌看着他們,說:「在人不能,在上帝卻不然,因為在上帝凡事都能。」
10:28 彼得就對他說:「看哪,我們已經撇下一切跟從你了。」
10:29 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兄弟、姊妹、父親、母親、兒女、田地,
10:30 沒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兄弟、姊妹、母親、兒女、田地,並且要受迫害,在來世得永生。
10:31 然而,有許多在前的,將要在後;在後的,將要在前。」
【默想】
財主所謂的「一切」並不是一切,因為當耶穌一要求就知道他並沒有他自己想像的一切。律法都遵守了,但是更難的是「放下一切跟隨主」,這才是「一切」,你可有愛主超過一切? 耶穌所說的「跟隨」,與這位年輕的財主所說的「跟隨」是不同的內涵。財主的跟隨是在所擁有的事物上,再增加一項「擁有」,可能是美名或永生等;但是耶穌的跟隨,卻是要求先交出所有,因為連自己也都一起獻上了,這樣還擁有什麼呢?財主之所以困難進入上主的國,不是因為他有錢,而是看不透,以為自己能保有目前所擁有的,帶到永生。你如何回應耶穌的呼召,「變賣一切,賙濟窮人,來跟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