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6
2021-10-06
2021-10-08
2021-10-08
文:龐君華會督撰
伯 17:1-16 約伯向上帝抱怨
【經文】
17:1 「我的靈耗盡,我的日子消逝;墳墓為我預備好了。
17:2 戲笑的人果真陪伴着我,我的眼睛盯住他們的悖逆。
17:3 「願你親自為我付押擔保。誰還會與我擊掌呢?
17:4 因你蒙蔽他們的心,使不明理,所以你必不高舉他們。
17:5 控告( [ 17.5] 「控告」或譯「出賣」或「邀請」。)朋友為了分享產業的,他兒女的眼睛要失明。
17:6 「上帝使我成為人羣中的笑談,他們吐唾沫在我臉上。
17:7 我的眼睛因憂愁昏花,我的肢體全像影兒。
17:8 正直人因此必驚奇;無辜的人要興起攻擊不敬虔之輩。
17:9 然而,義人要持守所行的道,手潔的人要力上加力。
17:10 至於你們眾人,再回來吧!你們中間,我找不到一個智慧人。
17:11 我的日子已經過去了,我的謀算、我心的願望已經斷絕了。
17:12 他們以黑夜為白晝,即使面臨黑暗,以為亮光已近。
17:13 我若盼望陰間為我的家,若下榻在黑暗中,
17:14 若對地府呼叫:『你是我的父親』,若對蟲呼叫:『你是我的母親、姊妹』,
17:15 這樣,我的盼望在哪裏呢?我所盼望的,誰能看見呢?
17:16 這盼望要下到陰間的門閂嗎( [ 17.16] 「這盼望…門閂嗎」:七十士譯本是「這盼望要與我一起下到陰間嗎」。)?要一起在塵土中安息嗎( [ 17.16] 「要一起…安息嗎」:七十士譯本和其他古譯本是「我們要一起下入塵土中嗎」。)?」
【默想】
顯然約伯的朋友們並為帶給他安慰,反而讓他更深的絕望,「這樣的話我聽了許多;你們都是悲慘的勸慰者…」(16:2),並且他開始真的想有一個法庭可以申訴,甚至為自己辯護就好了(參16:18-22)。導致約伯就發出了這段「哀歌」形式的回應。從對朋友勸慰的失望,也對上帝提出了對自己遭遇的不解。在今天的「哀歌」中,感到苦難的源頭既然來自上帝,那麼我的指望在那裏呢?(第15節)。這是一個深信上帝之人的哀鳴,若我們信的那位是造天地萬物獨一的上帝,一切的源頭。那麼我的一切遭遇都是經祂允許或從祂而來,那麼我還可以向誰申訴我遭遇的不公呢呢?我可以指望誰來幫助我呢?受苦是可以的,但若人生都在這樣的苦楚下,甚至還要將苦難一同帶到死後(陰間),那麼意義何在?越是信仰認真的人,這樣的困惑越大,因為對於我們相信的上帝,我們突然陌生了。你曾有這樣的感覺過嗎?感到上帝突然成為一個陌生者?請不要放棄,這是使我們脫離對上帝膚淺認識的開始….。

詩 22:1-15 為何離棄我
【經文】
22:1 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的呻吟?
22:2 我的上帝啊,我白日呼求,你不應允;夜間呼求,也不得安寧。
22:3 但你是神聖的,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
22:4 我們的祖宗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解救他們。
22:5 他們哀求你,就蒙解救;他們倚靠你,就不羞愧。
22:6 但我是蟲,不是人,被眾人羞辱,被百姓藐視。
22:7 凡看見我的都嗤笑我;他們撇嘴搖頭:
22:8 「他把自己交託給耶和華,讓耶和華救他吧!耶和華既喜愛他,可以搭救他吧!」
22:9 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懷裏,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22:10 我自出母胎就交在你手裏,自我出母腹,你就是我的上帝。
22:11 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頭,無人幫助。
22:12 許多公牛環繞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圍困我。
22:13 牠們向我張口,好像獵食吼叫的獅子。
22:14 我如水被倒出,我的骨頭都脫了節,我的心如蠟,在我裏面熔化。
22:15 我的精力枯乾,如同瓦片,我的舌頭緊貼上顎。你將我安置在死灰中。
【默想】(請閱讀詩篇經文後,安靜默想,有那句話或那一個詞你特別有感觸,就以此領悟作為祈禱)

來 3:7-19 反對不遵行上帝的話
【經文】
3:7 所以,正如聖靈所說: 「今日,你們若聽他的話,
3:8 就不可硬着心,像在背叛之時,就如在曠野受試探之日。
3:9 在那裏,你們的祖宗試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
3:10 有四十年之久。所以,我厭煩那世代,說:他們的心常常迷糊,竟不知道我的道路!
3:11 我在怒中起誓: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3:12 弟兄們,你們要謹慎,免得你們中間有人存着邪惡不信的心,離棄了永生的上帝。
3:13 總要趁着還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勸,免得你們中間有人被罪迷惑,心腸剛硬了。
3:14 只要我們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基督裏有份了。
3:15 經上說:「今日,你們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着心,像在背叛之時。」
3:16 聽見他而又背叛他的是誰呢?豈不是跟着摩西從埃及出來的眾人嗎?
3:17 上帝向誰發怒四十年之久呢?豈不是那些犯罪而陳屍在曠野的人嗎?
3:18 他向誰起誓,不容他們進入他的安息呢?豈不是向那些不信從的人嗎?
3:19 這樣看來,他們不能進入安息是因為不信的緣故了。
【默想】
上主彷彿早已知道在曠野中的百姓,一定會經歷試探,也不免會被引誘犯罪。但祂仍耐心地讓他們在曠野四十年之久。有時人生猶如在曠野中的旅程,我們需要同行的「天路客」彼此相勸,堅持我們的信心,堅持「在基督裏」,避免心靈變的「心腸鋼硬」,意即再也感受不到恩典,也感受不到上帝的憐憫與周遭的愛,這樣我們的心就真的成為「曠野」了。我們可以走在曠野中但心靈充滿恩典,但也可在綠意昂然的青草地上,但心如曠野。此刻的你是那一種呢?你可有如書信上的請求「要謹慎」、「要天天彼此相勸,免得入了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