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9
2021-07-19
2021-07-21
2021-07-21
文:龐君華會督撰
撒下 8:1-18 大衛擴張他的統治
【經文】
8:1( 代上 18:1-17 )此後,大衛攻打非利士人,制伏了他們。大衛從非利士人手中奪取了京城的治理權( [ 8.1] 「京城的治理權」:原文音譯「米特‧雅瑪」,意思是「母城的嚼環」。)。
8:2 他又攻打摩押人,使他們躺臥在地上,用繩來量,量二繩的殺了,量一繩的活着。摩押人就臣服大衛,向他進貢。
8:3 利合的兒子瑣巴王哈大底謝往幼發拉底河去,要奪回他的國權,大衛就攻打他,
8:4 俘擄了他的騎兵一千七百人,步兵二萬人。大衛把所有戰馬的蹄筋砍斷,只留下一百輛戰車。
8:5 大馬士革的亞蘭人來幫助瑣巴王哈大底謝,大衛殺了亞蘭人二萬二千。
8:6 於是大衛在大馬士革的亞蘭設立軍營,亞蘭人就臣服大衛,向他進貢。大衛無論往哪裏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8:7 大衛奪了哈大底謝臣僕擁有的金盾牌,帶到耶路撒冷。
8:8 大衛王又從哈大底謝的比他和比羅他二城奪取了許多的銅。
8:9 哈馬王陀以聽見大衛擊敗哈大底謝的全軍,
8:10 就派他兒子約蘭( [ 8.10] 「約蘭」:有古卷是「哈多蘭」;參代上18.10。)到大衛王那裏,向他請安,為他祝福,因他與哈大底謝爭戰,並且擊敗了他;原來哈大底謝與陀以常常爭戰。約蘭手裏帶了金銀銅的器皿來。
8:11 大衛王把這些器皿分別為聖,連同他制伏各國所分別為聖的金銀,獻給耶和華,
8:12 就是從亞蘭( [ 8.12] 「亞蘭」:有古卷、七十士譯本和其他古譯本是「以東」。)、摩押、亞捫人、非利士人、亞瑪力人,以及從利合的兒子瑣巴王哈大底謝所掠之物。
8:13 大衛得了名聲。當他回來的時候,在鹽谷擊殺了一萬八千以東( [ 8.13] 「以東」是根據七十士譯本;原文是「亞蘭」。)人。
8:14 大衛在以東設立軍營;他在全以東設立軍營,以東人就都臣服他。大衛無論往哪裏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8:15 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又向眾百姓秉公行義。
8:16 洗魯雅的兒子約押作元帥;亞希律的兒子約沙法作史官;
8:17 亞希突的兒子撒督和亞比亞他的兒子亞希米勒作祭司;西萊雅作書記;
8:18 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管轄( [ 8.18] 「管轄」是根據有些古卷和古譯本;參代上18.17;原文沒有。)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大衛的眾子都作祭司。
【默想】
與上帝有約的大衛在世時的軍事上成就是日後猶大、以色列諸王所不能及的,他不但在軍事上解除以色列人從日迦南以來的內憂外患,也建立了新的王國的政、軍、宗教系統。他不貪戀戰爭中所擄獲的物資,不收為己有,將之分別為聖,獻給上主,相信也是作為日後建造聖殿之用。請問你也有信心將你的恩賜上所得的成就,也「分別為聖」嗎?你願意使得原本為世俗所用的資源,成為為上主所用的器皿嗎?你是否願意自己就「分別為聖」,成為祂聖殿工程的一部分?(順帶說明一下,本文最後一句,「大衛的眾子都作祭司」,要參考歷代志上18:17,「大衛的眾兒子都在王的左右作領袖」)

詩 61 我要永遠住在你的帳幕中
【默想】(請閱讀詩篇經文後,安靜默想,有那句話或那一個詞你特別有感觸,就以此領悟作為祈禱)

徒 20:17-38 保羅與同工們告別
【經文】
20:17 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往以弗所去,請教會的長老來。
20:18 他們來了,保羅對他們說:「你們自己知道,自從我到亞細亞的第一天,我怎樣跟你們相處,
20:19 怎樣凡事謙卑,以眼淚服侍主,又因猶太人的謀害經歷試煉。
20:20 你們也知道,凡對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隱瞞不說的,或在公眾面前,或在每一個人的家裏,我都教導你們,
20:21 不論猶太人和希臘人,我都已證明他們當在上帝面前悔改,信靠我們的主耶穌。
20:22 現在我被聖靈催迫( [ 20.22] 「催迫」:原文直譯「捆綁」。)要往耶路撒冷去,雖然不知道在那裏會遭遇甚麼事,
20:23 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裏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着我。
20:24 我卻不以性命為念,只要走完我的路程,完成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分,為上帝恩典的福音作見證。
20:25 「我素常在你們中間到處傳講上帝的國;現在我知道,你們眾人以後不會再見到我的面了。
20:26 所以我今日向你們作證,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
20:27 因為上帝一切的旨意,我並沒有退縮不傳給你們的。
20:28 聖靈立你們作全羣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羣謹慎,牧養上帝( [ 20.28] 「上帝」:有古卷是「主」;另有古卷是「主和上帝」。)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 [ 20.28] 「買來的」或譯「救贖的」。)。
20:29 我知道,在我離開以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顧惜羊羣。
20:30 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
20:31 所以你們要警醒,記念我三年之久,晝夜不斷地流淚勸戒你們各人。
20:32 現在我把你們交託給上帝和他恩惠的道;這道能建立你們,使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
20:33 我未曾貪圖一個人的金、銀或衣服。
20:34 你們自己知道,我靠兩隻手工作來供給我和同工的需用。
20:35 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
20:36 保羅說完了這些話,就和大家跪下來禱告。
20:37 眾人痛哭,抱着保羅的頸項跟他親吻。
20:38 叫他們最傷心的,就是他說「以後不會再見到我的面」那句話。於是他們送他上船去了。
【默想】
保羅知道往耶路撒冷可能會有患難,所以召集了以弗所教會的領袖在米利都會面,這段保羅自白的經課看了叫人感動,保羅不只是一位宣教者,同時也是一位滿有感情與牧養恩賜的牧者;他與會友一同為福音奮鬥,也栽培他們在真道中成長,更展示了他在事奉上聖潔的榜樣;他的關懷完全出自真情。現在受了諮商的影響,有些牧者也稱他所協助的會友為「當事人」,這樣作其實是有待反省的,因為「當事人」的稱呼背後,意味著輔助者與受助者間的關係是在診療室中的,好的輔助者可以同理心(empathy)的方式來協助受助者,但是卻不能情感涉入(involved),掛號時間以外這段關係就不存在。但是牧職工作卻非如此,他要學習同理心,卻不同於諮商師、社工師,或甚至醫師。他是有情感的投入,他不只是諮商也支持會友們,陪伴他們走過一段艱難的路程。他不只是聆聽,也要教導,他的關心並不止於協談室,更在隱密的禱告室。所以牧者盡心的牧養關顧常帶著眼淚事奉是不奇怪的事。不只是牧師,小組長、團契主席、新契友的關懷者在某個層次上也是如此。想想你在哪個層面參與了這種牧養關顧的工作?你與你關顧的人關係如何?陪你走過人生的其中一段旅程之後,你與牧者的關係如何呢?在你的信仰群體中,牧者與信徒可有培養這種關係?服事的人怎樣才可以不像雇工?信徒怎樣可以不像老闆?從保羅身上我們看到了怎樣的典範?從以弗所的信徒領袖身上,我們看到怎樣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