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2
2020-02-02
2020-02-04
2020-02-04
創19:1-29
所多瑪成為被咒詛的城市,她的名字也成為雞姦(sodomy)的代名詞。在所多瑪的事件中,羅得矛盾的個性顯露無遺,基本上他是個好人,接待客旅保護他們,甚至按照當時遊牧民族的方式,要犧牲自己的女兒(比較士師記第19章所發生的事件),直到事件發展越來越危機,繁華的所多瑪城裡的人表現出來一種在情慾與暴力支配下人性最醜陋的一面─弱者成為強者的洩慾工具,而整個群體中竟然毫無公義之聲,在這樣的情況下,人簡直成為了會說話的野獸,這不是上主所要創造的世界,祂絕對不允許世界最後發展成這種樣子。當年羅得選擇了平原的文明,而放棄了有分於亞伯拉罕與上主所立之約,成為立約的子民。他住在所多瑪城中明知他們的罪惡,他仍然猶疑不肯離去,就好像他當初對平原文明的選擇一樣,他可以說是一個被這繁華的文明所迷戀的人;所以他甚至不肯逃到山上,還要躲在另一個平原的「小城」裡。繁華的文明雖令人感到驕傲與安全,但是文明的發展卻是吊詭的,文明似乎是人類進步的標誌,但其中的情慾部份卻可能把人性的醜陋發揮的淋漓盡致;我們不得不活在文明中並享受其成果,但是我們有時卻也不得不「逃到山上」。你會選擇平原還是山上?

來11:1-12
從經文看來信心是一段旅程的起點,所以先賢都是先從起點出發,離開舊的環境─無論這環境看起來多麼安全或眩目或甚至不堪;向著一個主所作出尚未實現的「應許」,且又是無法用言語道盡的「未來」啟航;起點固然重要,但是堅持也一樣重要,信心的前輩就是這樣的榜樣。你明白上主的應許嗎?你的起點在哪裡?

約6:27-40
生命總是讓人感到有所缺憾,一直無法終極地完成或滿足,「生命的糧」或者是「因子而得的永生」都是指向上主對生命最後完全實現的應許,除非相信(接受)這個應許,否則生命總是無法得到最終的實現。你渴慕生命的糧嗎?每次聖餐時,都是堅固我們這方面的信心─期待真正使生命滿足與實現的天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