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2019-08-13
2019-08-16
2019-08-15
撒下14:21-33
大衛的至情至性可說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他第一次處理押沙龍的事件,只一味逃避,雖心裡赦免了押沙龍卻將他放在耶路撒冷然後避不見面;第二次在約押的努力下與押沙龍見面但卻不問是非,仍然有情但無公義,所以事情仍然未真正解決。從大衛身上你學到了什麼功課?大衛對待押沙龍的態度與慈父對待迷途的浪子有何不同?

徒21:15-26
有人對禮儀的熱心只是因為「這是我們的傳統」,但是保羅與在耶路撒冷的使徒們並不是如此看傳統與禮儀,他們要人遵守禁忌(不食祭過偶像食物、血、勒死的牲畜等),是為了讓猶太信徒與外邦信徒在生活上的尊重與協調,禮儀是使我們親近上主,重溫與上主所立的約,提醒自己的身分。所以保羅也「理當行諸般的義」,上聖殿去行潔淨禮儀,但他卻決不會將之視為得蒙救恩的必要條件。反之以禮儀為藉口攻擊保羅的人,禮儀只是敵我分明的標誌罷了!你崇拜時如何透過禮儀重溫你的信仰呢?

可10:17-31
財主所謂的「一切」並不是一切,因為當耶穌一要求就知道他並沒有他自己想像的一切。律法都遵守了,但是更難的是「放下一切跟隨主」,這才是「一切」,你可有愛主超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