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6禮拜二
2018-01-16
2018-01-18禮拜四
2018-01-18
創9:18-29
這是一段複雜的經文,事件的本身是兄弟間對父親酒醉後的失態有不同的表現,閃與雅佛為父親遮醜(這是符合當時與現代文化的舉動),含非但沒有照顧父親還當笑柄,這舉動則顯然不宜,卻因此後代要被咒詛嗎?因為這段經文在歷史變遷中加入了許多種族的因素與偏見,閃是以色列的先祖,也是以色列的象徵;含是迦南的先祖,亦是其象徵。所以後人把王朝以後的種族情勢,編到這段經文中了,這是先民常用的溯源的敘事方式;然而對含的咒詛不能再被當作對非裔種族的歧視理由了。還原事件本身,我們看到酒是人工的產品(裡面有天然的成份,但也有人為的製作),所以酒也是人類文明的象徵,它可以使人類生活美好,也同時會使人失控,造成遺憾。面對他人一時的失控,應立即給予協助,使造成所不願發生的災害減到最少,如果幸災樂禍是不對的;當你遇到別人失控,醜態盡出時要如何處理呢?

來6:1-12
信心要成長到能「憑信心和忍耐」來承受上主的應許;應許表示仍未完成,需要在各樣的艱難中才能磨練出信心與忍耐,這樣才能承受上主樂意要給我們的應許。最近有什麼事在操練你的信心與忍耐?不要放過成長的機會。

約3:22-36
「他必興旺,我必衰微」,這是何等不容易說出的話,但是施洗約翰知道自己的任務,他在救恩歷史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不是那唯一由上主才能扮演的關鍵角色。這一點他與他的門徒不同,他的門徒在服務之餘,還有比較競爭的心情;一個光榮的上主先鋒,卻能真正知道在上主面前必須謙卑下來。你面對上主時可有真正的謙卑下來?有時我們會不經意地以自己的心情、順利與否,來評量上主,或是否崇拜祂,這樣雖然說是信徒,但卻不懂得真正信徒的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