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4禮拜一
2017-07-24
2017-07-26禮拜三
2017-07-26
撒上25:1-22
大衛的行徑其實就是在收保護費,雖然他是被上主膏立的人,甚至後來貴為赫赫有名的君王,但是卻不能抹殺這段不光彩的過去。人始終是有限的人,沒有天生的聖君,如果沒有規範,君王的流氓本性亦會顯露無遺。亞比該的敏銳使得這家族暫時免去了危機。有時我們不免面對兇險,我們可以如何化解?我們如何盡力使一個有制度的社會中握有權力的人不致成為「流氓」?

徒14:1-18
以哥念的人有人附從保羅,有人附從猶太人,這正應驗了主耶穌的說法,我來不是叫世上太平的…,當我們對生命有立場時,就必須面對反面的立場,不可能同時腳踏兩條船。保羅與巴拿巴並不陶醉在眾人的擁戴中,甚至抵死不從對方把他們當作神般的崇敬。

可4:21-34
隱藏的事沒有不被顯露出來的…,一粒芥菜種要長成大樹;這過程(顯露、長成)都是需要時間,需要耐心,需要等候。越重要偉大的工程,越不可能立竿見影,為主成就更大的事極需要我們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