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建中會督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美國加州一位女士在一家肉類加工廠工作。有一天,她完成所有的工作安排後,走進冷凍庫做例行檢查,突然間,不幸發生了,門竟意外關上了,她被鎖在裡面,她的呼救被淹沒在下班的人潮中。雖然她竭盡全力地尖叫著、敲打著,沒有任何人聽到她的哭聲。大部分的工人都已經下班了,在冰冷的房間裏,沒有人知道裡面發生的事。五小時過去了,當她瀕臨死亡的邊緣,工廠的保安卻打開了那扇門,奇蹟般的救了她。後來她問保安,怎麼會去開那門?這不是他的日常工作。保安解釋說:我在這家工廠工作了35年,每天都有幾百名工人進進出出,但你是唯一一位每天早晨上班向我問好,晚上下班跟我道別的人。許多人視我為看不見的空氣,沒有人尊重我。你每天都和我熱情地打招呼,所以我認識你。今天,你像往常一樣來上班,簡單地跟我問聲:「您好」。但下班後,我卻沒聽到你跟我說:「再見,明天見」。於是,我決定去工廠裡面看看。我期待你和我說:「再見」。因為這話提醒我,我是被尊重的,使我非常開心。沒聽到你的告別,我猜想可能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工廠每個角落尋找你。就這樣,這位女士獲救了...

「謙虛,尊重和愛你周圍的人」。每天去影響你周遭的人,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人與人之間,要的就是一份真誠,無需花言巧語,實實在在就好;不要山盟海誓,說到做到就好;停止彼此埋怨,相互理解就好;捨棄相互猜疑,相信對方就好;拒絕成天生氣,懂得包容就好;不需時刻不離,心裡有你就好;不必轟轟烈烈,走到最後就好;不用大富大貴,平平安安就好。

感謝上帝的恩典與憐憫,若不是上帝許可,沒有一件難處會臨到我們,當我們還有生命氣息時,理當在上帝面前讚美祂、敬拜祂,因為祂天天鑒察我們的心思意念。所以保羅說:「弟兄們,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1-2)

過去一年在總會的事奉「雖遇苦難、恩典相隨,眼雖未見、心卻領會」,心中總是充滿感恩與敬畏。因為上帝在衛理公會預備了很多優秀的牧職同工及弟兄姊妹們,可能我們還沒有讓他們完全發揮功能,實踐上帝的託付。但上帝給人一個很重要的機制,就是人會自我省察,因為當我們因信被稱為義時,聖靈保惠師也同時進入我們內心,祂會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頓時,我想到耶穌「曉喻撒種的比喻」,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從前有許多先知和義人,要看你們所看的,卻沒有看見。要聽你們所聽的,卻沒有聽見。所以你們當聽這撒種的比喻。凡聽見天國道理不明白的,那惡者就來、把所撒在他心裡的、奪了去,這就是撒在路旁的了。撒在石頭地上的,就是人聽了道,當下歡喜領受,只因心裡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及至為道遭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撒在荊棘裡的,就是人聽了道,後來有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把道擠住了,不能結實。撒在好地上的,就是人聽道明白了,後來結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太十三17-23)是的,主在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裏,都有奇妙的帶領。有時候自忖為什麼上帝容許這些事發生?每當有疑惑時,主總是透過聖經的話語讓我釋懷。撒種的比喻之後就是「稗子的比喻」:「容這兩樣一齊長,等著收割。當收割的時候,我要對收割的人說,先將稗子薅出來,捆成捆,留著燒;惟有麥子,要收在倉裏。」(太十三30)。感謝主,上帝的旨意高過人的旨意,「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詩一二七1)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我們只有心存感恩與敬畏。

今年的年議會是衛理公會很重要的轉折點,一方面將過去我們所面對的困境,經過代表們充分討論後都有定論,為問題找到出路;之後是執行層面,總會理當盡管家的職分,在休會期間徹底執行年議會的決議。另一方面對未來的發展也有清楚的方向,就是教會要積極裝備每一位弟兄姊妹成為「徹底的門徒」:「內尋靈命深度,外展事奉服務,合一建造教會」。今年大會的主題就是「徹底的門徒」,年議會期間與會代表們都充分討論「宣教」、「牧養」、「培育」三個議題。我們將依代表們的建議擬定策略與計畫,並重新啟動研究發展小組,分工研擬一套可行的SOP規範,再由教區提供給各堂會參考。

教會存在的目的就是「宣教」,教會若沒有宣教,就不會有動力。我們的主是宣教的「主」,我們需要禱告求主激勵我們,使主所看見的,我們也能看見。「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太九36-37)。盼望每一位衛理宗的弟兄姊妹們,讓我們一起動起來回應上帝的救贖大恩。我們努力受造就,不論是教會的裝備、教區的訓練、門徒中心、神學院的課程,我們若有一顆受教的心,謙卑學習,上帝必使用我們。在教會裡我們被牧養,同時也學習去牧養別人。保羅教導提摩太「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提後二2)。使教會每一個人都能被牧養,也能牧養別人,這是一個生生不息的觀念,也是使教會成長的動力。為了上帝的教會、上帝的國度,求上帝賜給我們智慧,讓我們經歷聖靈的大能在我們的事奉中。

即便我們面對很多的困境,但上帝的恩典與憐憫總不離開我們!感謝主,除了上帝仍給我們機會以外,在台灣、在海外都有一群愛主的弟兄姊妹們在背後默默支持我們,他們終日不離不棄的為衛理公會禱告,使我們能夠堵住破口,用愛來包容對立,用行動來化解誤會,用合一來建造教會。感謝主!

笨鳥慢飛
文:徐秀蓉牧師(雅各堂主任牧師)

多人誤會我故意耽延,實情則是自認「愚惰」之人,既笨又懶。光是構思牧會報告的題目與方向,常茫無頭緒;打開電腦想要振筆疾書,卻又眼皮沉重呵欠連連。結果,倏忽十數年,白髮雖平添許多,我仍淡定地遙望「長牧」這個職分。

去年,某位長牧勸勉我要以身作則順服牧職會的規定,也為後輩樹立好的榜樣。這番話驚醒夢中人,我若再不完成此事,豈不變成絆倒他人的罪人了!此外,教會的長執也不時以關愛的眼神和鼓勵的話語鞭策著,我只好將自己的愚和惰交給神,認分地按著規定要求,開始過五關。

為了蒐集資料,重回母校圖書館借閱書籍,次數多到心懷愧疚而特別奉獻;數不清的深夜,寫著80頁以上的牧會報告,有種眾人皆睡我獨醒的蒼涼;當著眾牧者面前講道,重溫當年在神學院的畢業講道,面對台下院長、老師及眾同學的寫實評比之刺激;閱讀一本深奧的指定書籍之後,必參加六小時需寫完六千字的筆試。為節省時間,僅花5分鐘啃完一個麵包,平常細嚼慢嚥,此時也只好不計形象地狼吞虎嚥。結束時,右手已不聽使喚,踏出考場,腦袋有不知今夕為何夕的空白。最後,牧職會與董事會的兩關口試,我竟然還會緊張到手心冒汗與聲音發顫。有句話浮現腦海:「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長牧的養成確實不易!

雖說腦筋欠靈活,動作又遲鈍,不講速度效率,但是笨鳥慢飛,也一樣能達到目的地。



認定耶穌,勿忘我
文:吳怡慧牧師(聖保羅堂主任牧師)

「恭喜,妳升官了!」這是按牧禮拜當天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多數人誤以為按牧代表著傳道人的升遷或某種便於工作的名銜,但卻是承載著教會對授職者牧養恩賜之肯定。

記得李家同先生在《讓高墻倒下吧》收錄一篇「我是誰」提到一位教宗在地上雖有人為他舉行盛大安息禮拜,但「天堂報到處」從教宗、樞機主教、主教的稱謂都「查無此人」。最後他才想起自己曾在羅馬鄉下的孤兒院照顧貧窮的孩子,擔任八年的理家神父(類似駐堂牧師),當時大家叫他保羅神父。最後結局是這樣的:「『找到了』,歡迎你,保羅神父,你的資料上說你是個仁慈的神父。多少貧窮的孩子曾感到了你的愛!」

爾後,教宗選舉終於揭曉,新教宗在聖彼得廣場旁的陽台上現身,並發表簡短演說。「保羅神父說:『我認識這個傢伙,我要傳個信息給他,叫他不要忘記他是誰。』」

有一回耶穌到凱撒利亞腓力比的境內,就問門徒說:「人說我是誰?」門徒們像極道聽塗說者一一列出街談巷語。接下來,耶穌反問門徒們:「你們說我是誰?」西門斬釘截鐵地回答:「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希伯來書的作者更說「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十三8)耶穌向世人展示他對使命的一致性是跟隨基督的人所要效法的,但願每一位屬神的兒女在凡事上,認定耶穌,勿忘自己是誰,承擔使命不負主託。

工作坊介紹與回應(題目:循道衛理宗華人教會看同性戀,講員:盧龍光博士)
文:曾楚傑牧師(台北衛理堂主任牧師)

世界華人循道衛理宗聯會每五年一度的宣教大會於今年7月13-17日在香港舉行,本屆為第七屆,大會主題為:整全宣教,代代相傳。筆者所參加的其中一個工作坊:「循道衛理宗華人教會看同性戀」做簡單的介紹與回應。

「循道衛理宗華人教會看同性戀」工作坊的講員為盧龍光博士(以下簡稱盧牧師)。在工作坊當中,盧牧師邀請了香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四地的牧者代表簡述目前各地區在「同性戀/同性婚姻」這一議題上的處境:政府的立場,一般民眾的態度,以及教會的如何因應。台灣的部分,本年議會代表歐陽輝牧師詳述了台灣目前的現況,並提供了許多具體的回應資料,由於我們普遍對於台灣的現況有比較清楚的瞭解,在此就不多贅述!筆者特別有深刻感觸的,是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會的做法。

相較於各華人年議會,在筆者的印象中,香港教會一向是較為積極對各種社會議題做出具體的回應的。對於同性戀與同性戀婚姻,在社會氛圍、政府政策方向,以及教會回應與牧養關懷,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會邀請牧者、會友與青少年,舉辦了一系列的座談會,座談會的名稱為:「一面聽,一面問。」意指教會並不是封閉、單向的發佈教義或禁令,而是盼望對此議題能夠有充分的對話與討論,找尋出大家的共識再以聖經的原則做出適合情境與實踐的回應。在一系列的座談會中,籌備單位設計了非常精細的問卷做出調查,使教會能夠充分理解目前的局勢,在會後,並發佈了代表整個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會的官方共同聲明。其聲明的內容,因情境或對聖經的解釋與神學的立場,可能在某些項目上會與一些個人的立場產生分歧(例如:同性戀者是否可以領聖餐?),但是筆者特別感到值得學習的,是他們面對問題、瞭解問題、處理問題、回應問題的一種整體行動與關切的態度。

「整全宣教,代代相傳。」盼望這也是我們中華基督教衛理公會在主所託付的大使命上的實踐。

委身於基督的宣教
文:黃輝崇(台中衛道堂會友)

轉眼間,第七屆「整全宣教、代代相傳」循道衛理華宣聚會就過去了。捫心自問:主啊!我究竟留下甚麼呢?幾天來的信息,最衝擊我的就是有關柬埔塞跨文化宣教的一個見證:有一個宣教士連續多年在當地傳福音,但都沒有人信主;當他要離開的那個晚上六點,有一個人來向他表示願意接受耶穌,並且願意奉獻一半的土地蓋禮拜堂,不知為何消息不脛而走。更不幸的是,當晚九點有人來敲門,在碰的槍聲下,這弟兄竟成了曇花一現的基督徒。這讓我想起潘霍華曾說:「當基督呼召一個人的時候,祂是叫他來死。」這位弟兄選擇勇敢的為信仰付上了生命的代價,但在天上卻是榮耀無比的,「廉價的恩典乃是教會的死敵,今天基督的門徒正是為重價的恩典而戰。」宣教就是委身於基督的生活與生命的跟隨。但願這樣的見證,能激勵我們成為一個真實背起自己的十架委身於主的宣教門徒!



點燃宣教的愛火
文:范晨悅(大直衛理堂會友)

這次是我第一次參加華人宣教大會,來之前我並不知道這是給年紀稍長的弟兄姊妹參與的,第一天在飯店入住的時候就被通知要以年紀最輕的參加者身分讓我滿是驚喜。一方面大會還沒開始,對整個活動沒什麼頭緒,二方面深怕自己口舌笨拙,不知道被採訪時要說些什麼。但那時候就深深感到神要藉由我這樣的青年告訴這些主內的肢體們如果年輕如我可以做的事,成熟如他們更能夠靠著那加給我們力量的神成就更大的事工。

神並不輕看我們為祂擺上的任何一切,不論是金錢、才幹或時間,祂都喜悅。我們經歷神的美好,領受神的恩典,這樣的福音有甚麼不傳出去的理由?藉由宣教大會更認識身為衛理宗信徒的使命,也更加知道現在華人地區宣教狀況。工作坊也讓我得到許多新的領受,宣教並不是選一個自己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是要多禱告,求神開路,賜我們智慧能夠說出來自天國的好消息和祂對世人的愛。

文:李頌恩(台中衛道堂青年)

經歷過這三天的體育夏令營會,感受到與以往的不同,之前的整天讀經聚會到現在適度的放鬆,不僅更快認識彼此,還凝聚了難得的向心力。經由運動,我們彼此激勵彼此扶持,也看到這次負責運作的同工們在烈陽下揮汗如雨,只為了給所有參加的學員美好的回憶!

第一天晚上于浩威弟兄的分享,聽著動人的歌聲,瞬間好像也擁有跟他同樣的經歷!在宜蘭長大的他,是當地的人氣王。以第一名之姿順利進入華岡藝校戲劇科,後來卻因著同學們的優秀愈來愈沒自信,這一切全因著一次教會分享而改變!他被聖靈充滿,體驗到上帝的同在和全然釋放的感覺,決志信主。他使在場的眾人了解:上帝是全能的,祂會每時每刻保守我們,唯一的報答便是每天為祂而活!

第二天一早起床,先跳完充滿活力的早操,填飽了五臟廟,緊接著所有人參與單車比慢,拔河,籃球,桌球等活動後盡情發洩體力,沖洗換裝,準備迎接能進入教堂的榮幸!晚上在路思義教堂先齊聲頌讚後,緊接著便是程大洲老師的生命見證。從小在教會長大,卻漸漸離開神。20歲才從國中畢業,有著〝最老高中生〞稱號的他,因著進入教會,在牧師及會友的扶持下,學會正確讀書方法,在短短10年之後從美國紐約大學順利畢業!曾經菸酒賭博來者不拒的他,如今卻在神帶領之下成為眾人的榜樣。 第三天跳著同樣的早操,腦海中不自覺的想起這幾天的點點滴滴,雖然才認識短短三天,卻建立起只有在教會才擁有的情感。我想,我們不但不會忘記彼此,反而還會帶著滿心歡喜,期待著明年同時間的營會!



文:劉柄漢(高雄衛理堂青年)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教會的營會,同時也是我第一次和完全不認識的人同住,或許時間有點短暫,但我想在這一趟旅程中,我有了很不一樣的改變。

第一天到達集合地點,馬上和我的好朋友被迫分離,繼之而來的是素未謀面的幾人;剛開始我們小組之間沒有任何的交流,我嚇到了,因為我怕這三天就都這樣沒了。但感謝主!我們小組很快的就進入了狀況,甚至還越聊越順。

而在這三天的行程中我想收穫最大的部分應該就是于浩威和程大洲弟兄的見證了!從他們的經歷中,我清楚的看見了上帝一次又一次的神蹟以及他們不屈不撓的精神,而我很喜歡這當中的一句話,那就是「做好今天的事,明天的事就交給上帝!」。或許多多少少我們都會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迷惘,但只要做好自己的本份,相信上帝會有更好的安排!

文:莫非(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28年前,我帶著對文學的愛好,去上蘇文峰牧師的文字事奉課,卻沒想到因此得到一生獻身的呼召。那時,只是單純地想要編織自己的文章,為神所用。但也發現基督教對文學的冷淡,華人基督徒創作者很難在信仰裡找到屬靈的定位。深深體會創作是一條孤獨的路,若連結上服事,就更需要有一顆奉獻捨己的心志。

多年來,摸索著如何將信仰揉入生活的土壤,讓承載信仰的文字不那麼沈重,反而有著翅膀的輕盈能夠飛傳出去。這些文字摸索的服事經驗,日積月累,成為日後我對文字人的陪伴。

奉獻第二個十年,神帶領我進入文字課的教導,和蘇文安牧師在北美一起傳遞文字事奉異象,訓練、牧養文字工人。我陪著學生寫作、投稿,到保送上壘。學生的發表與得獎時間都比我來得早,對「他必興旺,我必衰微」漸漸有些領悟,知道陪他們一段,比自己創作,可能更是來自神的托付。人要安份,我的「份」便是在曠野裏呼喊,尋求更多可以為神得著的好筆。

因此,奉獻後第三個十年,和蘇文安牧師以及洛杉磯的一群同工,在2008年攜手成立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簡稱「創文」。我們的異象是「推動文字事奉異象,裝備牧養文字工人,創建基督徒文字人的社群」,我們的使命是「在時代裡攜手,於時間裡傳承,推動文字事奉,創寫新的世紀」。

多年來在寫作裡又爬又滾,知道能長期堅持走下來的,不能只靠一點對文字的喜愛和若有似無對文學的欣賞。呼召,更是讓一個人可以從「文學愛好者」轉為「文字事奉者」的重要關鍵。因此,我們在課堂裡強調委身,在同工團隊裡強調「用受苦作多人的贖價」,在基督徒文人裡,不斷建造「在神裡的藝術家性格」。對這個世代的基督徒文字人,在傳遞文字異象之外,也希望能提供文化負擔和鼓勵文字人組織社群來互相扶持。到底,創作實在是、也必須是一個屬靈的經歷。

凡事從禱告和異象開始,創文初成立時,便有感動要著手進行文字事奉系列的書寫,整理基督教書寫在上帝創造中的位置、和教會的關係,和文化的關係,在21世紀裡的呼召,以及創作者的屬靈生命建造。幾年內先後出版了《在永世拋擲一個身影》、《創作,一種屬靈的經歷》、《美的漂泊、門外的困惑》三本書。其中第一本《在永世拋擲一個身影》,在2013年得到第34屆湯清文藝獎,感覺是神給這書系的一個印證。盼望這系列可以為我這文字事奉一生的呼召,留下的一個淺淺的腳印。

2012年十月在香港,當我和已逝文字前輩蘇恩佩姊妹所帶過的一群突破編輯認識交流時,隱隱便覺創文和文字事奉的歷史接上軌了。2013年4月,創文和香港出版聯會合辦第一屆文字營會,在最後一晚,和這些文字前輩一起跪地,為新一代奉獻委身的基督徒文字人按首禱告,傳承的薪火似乎熊熊點燃,當天晚上許多人都流淚了。創文使命「在時代裡攜手,於時間裡傳承」,在那一個特別的歷史時空裡,終於有血有肉地實現了。

大陸作家艾青曾說:「蠶在吐絲的時候,沒想到會吐出一條絲綢之路。」28年前,微小的我掙扎的是完成一篇作品可以為神所用,從未想過日後會成為作者,會出版書,會得文學獎,甚至會成立一個機構,在兩岸三地奔走呼籲文字事奉的異象和使命。但要走出一條「絲綢之路」,得需要多少綿長不絕的絲綢?多少孳孳不停吐絲的蠶?多少奔走運送的商旅?以及飛沙走石中一顆顆不放棄的心。

從一支筆的揀選,到對一世代的呼召,需要的是一個團隊,眾多創文文友一起的同行,以及神不斷賜下的異象和祝福。若無你們禱告中的守望,屬靈的鼓勵和金錢的祝福,一切便淪為那首著名英文歌的歌詞:風中塵埃(Dust in the wind)。我們十分需要您在各方面的參與。

衷心邀請各位成為創文忠實的同工夥伴,讓我們一起走出文字事奉的絲綢之路。願那曾豐富祝福我們的神,也可以大大地祝福你們!

文:曾琮哲(鳳山衛理堂青年)

從我出生到現在我最欣賞的男人就是我的爸爸,他是我家的一個中心,他能夠掌握家裡的一切事物。

爸爸的工作是麵粉廠送貨員,他每週工作六天,都非常辛苦地搬送貨物給客戶,從早上八點上班,到晚上八點才下班,在我小學時曾跟爸爸一起去送貨,所以我能體會到爸爸的辛苦,他付出勞力辛勤工作,都是為了養活我們,及建立一個美好的家,如果沒有爸爸的努力,我們可能沒有三餐可以吃。但是有件最讓我感到驕傲的事,是我爸在五年前得了肺腺癌,當時我們全家人心情低落到谷底,但我的爸爸卻非常堅強,並沒有因此就灰心喪志,自我放棄,他每天都積極地在清早去運動,有時到醫院回診,還會主動找一些病患聊聊天,鼓勵他們上教會,還會為病患禱告。如果換作是我得癌症,我可能沒有心情去運動,或找病患聊天禱告。很感謝上帝賜給我這麼好的爸爸,以後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也要學習爸爸對信仰的態度,建立一個美好的家庭。

每天晚上爸爸也會帶領全家人一起唱詩歌、研讀聖經,雖然他因為服藥的關係,假日大部分時間都在休息,可是有時候他還是會帶我出去走走。開學我住校期間,爸爸每天晚上都會傳簡訊關心我,提醒我有沒有讀聖經、禱告,而這些提醒便成為我每天的動力。

受到爸爸的影響,我也會帶一些同學來教會做禮拜,可惜的是我曾帶領兩位同學來教會,與我一起上受洗前的基要真理課程,預備要一起受洗,可是後來因他們家人反對而受阻,但是,我爸爸還是會主動關心他們,也持續邀請他們來教會,或帶他們去玩。

爸爸很積極參與主日在教會的各樣服事,包括司會,帶領敬拜,彈奏吉他,詩班等。他也會提醒我要確認音響設備是否開啟,敬拜詩歌練唱時什麼音域跑掉,帶領敬拜之前要切實禱告,求神給我智慧來帶領會眾讚美,爸爸也是位慷慨奉獻給神的人。

爸爸對他的兄弟也很照顧,我有一個很特別的叔叔,他天生表達能力不是很好,但是自從他來我們家住之後,我爸爸就帶著他一起去上班工作,於是我叔叔在工作上開始結交了很多朋友、同事,他的表達能力也漸漸轉好,還會主動找人聊天。

記得有次我跟爸爸回山上村莊的時候,發現每個人都認識老爸,聽姑姑說爸爸之前在村莊可是一位小有名氣的帥哥,爸爸還談到曾經幫村莊驅趕一隻很凶的野牛,還差點被撞死,不過最後還是順利地把牠趕走了。在村莊我們有很多親戚,爸爸對待每位親戚都很好,很友善。我有一個表哥曾聊到他國中時就離家去讀軍校,我爸若到軍校運送麵粉時,看到我的表哥就會偷塞零錢給他,可去買一些好吃的點心。

爸爸跟媽媽若有爭吵時,最後總是爸爸先拉下臉來跟媽媽道歉,因為爸爸跟我說:「媽媽是他一生中最愛的女人,所以自己要多讓媽媽,因為媽媽在家裡也是非常辛勞做事,爸爸很心疼她。」

每次當我在學校的棒球校隊練球時,身體感到非常疲累的時候,我就會想到爸爸比我更累地辛苦工作養家,我心裡就立即得釋放。

感謝上帝賜給我一位好爸爸,他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