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建中會督

當我們問今天教會存在的問題是什麼?我們大概會異口同聲的說:「信徒的生活需要改變!」信徒雖然了解聖經,也時常聽講道,但他們的生活卻沒有改變。問題是如何改變生活?雖然想要改變生活,卻做不到,該怎麼辦?

我們若強調行為,就很容易淪為律法主義。如果透過自己的努力,就能改變生活,不免容易誤導人,那還需要十字架嗎?因此,我們要更多學習效法耶穌,就是我們要開始與主親密同行,不單是信徒,牧職同工更是需要天天與主親密同行。

三月30-31日在福音園舉行的牧職進修會,邀請了馬約翰牧師(被尊稱為牧師中的牧師),他分享今日的牧者當如何培育良好的靈命生活。他從兩張照片說起:一張是一艘帆船在大海中乘風破浪而行,另一張則是一群人努力用盡體力划著龍舟。這兩張照片是很明顯的對比,它在告訴我們,生命的事奉不是靠著自己的蠻力苦幹、實幹,像馬大一樣;而是我們要乘著聖靈的風,輕鬆地靠主所賜的力量往前行。因此,我們生命的事奉需要時常停下來省思,安靜我們的心,尋找與主的關係,聽主的聲音。這樣,我們才能與主親密同行。

該如何與主親密同行:
1.被主揀選。(撒上三1~10)
在這段經文裡,我們看到撒母耳如何被上帝揀選。這裏有一組關鍵字「我在這裡」。當上帝呼喚撒母耳的時候,他總是說:「我在這裡」,一共出現五次。一個願意與主親密同行的人,他很認真保持儆醒的心,知道自己的身分是誰一「我是僕人,理當隨時注意主人的呼喚」。當主人呼喚時,撒母耳不但說「我在這裡」,更進一步回應:「請說,僕人敬聽」。感謝主,我們都是一群蒙上帝揀選、蒙上帝所愛的兒女,我們是否隨時保持儆醒的心,預備聽主的呼喚?更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忘記自己的身分?不論是牧者或會友,每一位都是上帝重價贖回的兒女,因著耶穌基督的救贖,我們領受何等的恩典,因此,我們深信「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二20),所以,我們要時時回應上帝的揀選,常思考「我當作什麼來討主的喜悅?」,使聖靈不斷在我們身上作那奇妙的善工。

2.為主而活。(林前六12~20)
聖經裏經常有一些關鍵字,會提供我們明白經文的中心思想,有時從上下文理就可以了解。在這段經文中,「豈不知」共出現三處。「豈不知」意思是我們應該要知道:第一處「我們應該要知道我們的身子是基督的肢體」(V15);第二處「我們應該要知道與娼妓聯合的,便是與他成為一體」(V16);第三處「我們應該要知道我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V19)。既然是「我們應該要知道」,那這個「豈不知」就太重要了;原來我們應該要知道與主聯合,在身子上榮耀上帝。問題是,我當如何與主聯合,榮耀上帝呢?那就是「為主而活」,因為我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人看不到上帝,卻看得到我們這些信徒;當我們為主而活,人們就知道我們是與主有親密的關係。生活中與你在一起的人,會有安全感,因為你的身上會散發出平安、喜樂的馨香之氣。這樣的經歷是奇妙的,因為從你的心思意念都能感受到你是為主而活。巴不得我們能彼此激勵,操練為主而活的生活見證,我們將嘗到與主親密同行的喜悅。

3.領人歸主。(約一35~50)
與主親密同行,不僅在於個人與主的關係上,更需要帶出積極的行動,就是領人歸主。我經常在想,有一天我們見主面時,主問我們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大概不是你信主有多久、你有什麼樣的聖經裝備、你在世上有什麼豐功偉業、你有多少積蓄與學歷?而是,你信主後有領人歸主嗎?因為這是主給我們的大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太廿八19)。

施洗約翰給了我們很好的榜樣。這段經文記載a.老師(施洗約翰)傳 給學生(安得烈)。V35~40,b.弟弟(安得烈)傳給哥哥(彼得)。V41~42, c.耶穌(本身)傳給人(腓力)。V43~44,d.朋友(腓力)傳給朋友(拿但業)。 V45~50。所以我們成為主的門徒,首要的任務就是要領人歸主。當你在領人歸主的過程中,必會經歷到與主親密同行;因為不是我們能做什麼,而是當我們願意去滿足主的心意時,主就必加添我們的力量,使不可能的成為可能。今天衛理公會在台灣發展福音工作,我們都努力擺上,我們沒有忘記過去宣教士及信仰前輩前仆後繼的投入,萬丈高樓平地起,在教會的建造道路上篳路藍縷,從北到南直到如今還在進行中,但有什麼是我們忽略、需要不斷更新調整的?那就是信徒的靈命深度,當我們的靈命被建造得越穩固,我們就能更多回應主的恩典。因此,我們是否願意去分享我的信仰,領人歸主?盼望就從每一位信徒做起,帶領我們的家人、鄰舍、同學或同事。好不好我們給自己一個要求,我今年至少要帶領一人信主,求主賜我們力量,使主名得榮耀。

與主親密同行就從做一個徹底的門徒開始。「徹底的門徒」是我們的目標,它是來自每一位門徒都能內尋靈命深度、外展事奉服務、合一建造教會。當我們的靈命深度被建造後,由內而外,我們回應上帝的恩典與揀選,願意為主而活,行在主的旨意裏,透過生命影響生命,我們的事奉是輕省的。更重要的是我們彼此合一、彼此相愛,教會就能吸引眾人來歸向主。當教會被建造起來,我們亦將經歷與主親密同行。
文:陳永明(台中衛理堂會友)

民國94年,兒子興達在學校學習出了狀況,和同學互動也不良,情緒跌落谷底,憂鬱捆綁他的心靈,不願再去學校,因為來的太突然了,我和太太不知所措,期間也曾帶興達去收驚問卜;同年底在女兒的學姊引薦下,我們帶著忐忑的心,來到台中衛理堂,期盼興達在教會得著醫治。

民國95年復活節,我們一家四口在劉天惠牧師的帶領下,受洗成為基督徒,興達在牧師及弟兄姊妹的關懷下,心情逐漸的平穩,特別要感謝和祥、慶達兩位弟兄,主動的和興達分享他們自己所經歷的心情故事,他們謙和、善良的言行舉止,屬靈的品格和氣息,深深影響興達,讓他封閉的心靈得以敞開。

103年初總會推動「建立家庭祭壇126」活動,期間由3月開始到8月底結束,計26週,每週一次家庭聚會,家庭成員聚集在一起,彼此分享、讀經和代禱,讓家庭藉著祭壇的建立,在生活中落實聖經的教導,活出基督的生命。這項信息在中衛宣布後,獲得弟兄姊妹熱烈的迴響,本於教會就像一個大家庭,於是我們有五個家庭決定一起參與這項活動,彼此可以互相激勵,於是敲定在每週五晚間八時至十時共同聚會、讀經、代禱,並以簡春安教授編寫的家庭生活篇,作為教材和家中年輕的一代,共同探討與分享,來明瞭聖經中家庭的觀念和價值,這樣的聚會,按著總會的活動內容順利完成,讓我們這幾個家庭,連結在主的愛中,建立更深的情誼,在家庭祭壇活動結束後,接續成立了中衛的家和小組,每週固定聚會一次,持續至今。

天父上帝愛我們,創造我們,為我們設立了家庭,讓人們在家庭生活中,得著生養和安息,我們要時刻來到上帝面前,獻上我們的感謝,並將祂的愛紮根在家中,世世代代傳遞下去。我們全家來到台中衛理堂後,因著上帝的愛,讓全家的關係更加緊密,在興達遇到困難時,也成為他剛強再站立的力量;興達大學畢業後,考上公職,因為雙腳走路不是很靈活,在工作上時常有挫折令他沮喪,但興達學會信靠主,在情緒低落時,他會進入房間跪下,長時間的禱告,將困難交托給主,主的話語在禱告中向他發出亮光,撫平他的心情,常常於禱告後,很神奇的,他的心情判若兩人,由沮喪轉為喜樂。謝謝主!這樣的恩待興達,有耶穌在心裡,再大的風浪也能平安的度過。
6月10日中教區《堂會有班會》系列課程
《堂會有班會》系列課程,講員有龐君華牧師及劉天惠牧師。操練我們成為徹底的門徒-從傳統到當代門徒的實踐。過去門徒課程缺乏動機、連結與實踐,使門徒不知如何著手。此系列課程將引領我們朝向徹底門徒的目標,內尋靈命深度,外展事奉服務,紮根真道,深入世界,用生命影響生命。

2017.03.30-31牧職進修會-在仙境中與神會遇
文:徐秀蓉牧師(雅各堂主任牧師)
原來,靈性豐沛不僅緊扣讀經與禱告,也和獨處及大自然相關。
這次牧職進修會,馬約翰牧師帶領大家從讀經、祈禱、獨處與漫步大自然等四個面向,內尋靈性深度。對我個人而言,在大自然中遇見神是在生活中較少操練的部分,因此,倍覺深刻。多年造訪福音園,她始終被我定義為”開會的場所”,和大自然無關,趁此機會,得以仔細端詳福音園的面貌,猛然驚覺她真得頗美,堪稱衛理公會的仙境。循著流水聲,一路踩踏未曾造訪的路徑,蟲鳴鳥叫,花木扶疏,陽光透過樹葉間隙灑落一地,靜享其中,心思意念似乎因融於自然而清澈些許。想起熱愛自然的聖法蘭西斯,常於自然中默想和禱告,寬廣地擁抱萬物,看見其中所貫穿的永恆生命,更體會到人與其他受造物及創造主的親密依存關係。
法蘭西斯在大自然的仙境中擁抱神,而我在曾被遺落的衛理仙境中學習遇見神。雖然我沒有法蘭西斯在大自然中對眾鳥佈道,連鳥兒都安靜聆聽並從其吩咐歌頌神的功力,但也漸漸領略如何在大自然中沉澱自己,然後,與神會遇。

北一教區-推動「教區有議會、堂會有班會」
北一教區為推動「教區有議會、堂會有班會」,於2016年10月1日(六)假東吳大學安素堂,舉行牧職、執事們的退修會。這次退修會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共同商討,如何使教區成為一個在宣教、牧養、社關上,真正強有力的連結(conexion)。會中我們推舉教區各事工的召集人:青年(曾楚傑牧師、葉雅慧牧師)、教育/門訓(黃寬裕牧師、歐陽讓傳道)、兒童/家庭(賴玲傳道、張瑾瑜師母)等(目前需社關、宣教與植堂、長者、書記、司庫等事工將繼續禱告越來越多同工承擔)。會中也聽取各堂的執事代表提出的建言,將在牧職禱告會中,逐一的研討。這次的退修會展開了教區事工進一步的連結。

北二教區-教區聯合性的事工與活動
北二教區幅員涵蓋基隆市全境;以及台北市的大安、信義、松山、內湖、南港、文山等區,還有新北市的新店、汐止、瑞芳、貢寮、雙溪、平溪、坪林、石碇、深坑、烏來等區。目前有恩友堂、雅各堂、沛恩堂、平安堂、聖保羅堂、木柵衛理堂、大直衛理堂、屈尺衛理堂、松德衛理堂等共九個堂會。
教區聯合性的事工與活動包括:每季一次的牧職禱告會;每半年一次的教區議會與交換講台;以及每年一次的教區季議會;還有視情況需要而舉辦的各類型退修會與聯合活動。

北三教區-《啟發課程》培訓
為了加強教會福音的外展,由樹林約翰堂所主辦的「啟發培訓」於4月8日在約翰堂舉行,邀請真理堂的講員前來分享他們的服事經驗。北三區的堂會大力支持,牧者也全員到場學習,獲益良多。自2004年台北真理堂開始推動啟發課程,讓教會不斷地結出福音的果子,如今已成為一間四千多人的教會。願同樣的恩典與復興也能夠臨到我們當中。

中教區-事工連結合一
2016年9月10曰中教區舉行執事同工訓練會,中教區八間教會的弟兄姊妹一同領受神話語的造就受更好裝備更好的服事神。 2017年1月4曰中教區牧者聯禱會到霧社萬大電廠舉行,結束後到清境農場及合歡山觀賞美景,氣候宜人,景色秀麗,同工有美好的分享,真是美好的一天!特別感謝楊綺年弟兄帶領我們,才有這奇妙的踏青。 2017年3月11日中教區同工研習會,邀請鍾平貴牧師主講:幔內生活,有130多人參加,靈性得到很大的更新!

南教區-培靈特會
2017年4月18日高雄衛理堂培靈會邀請韓國宋潤勉牧師及金振斗牧師。

文:莫非(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在大陸有一「百家講壇」電視節目,收視率曾一度非常輝煌。隨著節目出版的光碟和書籍也上了暢銷和長銷榜,炒起了國內一股國學熱。這一文化現象,連帶重燃起國內大眾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情。

手邊有一「百家講壇」名家學者于丹的光碟,翻看她的資歷背景,除了中國古代文學碩士,尚有影視學博士的學位。除了教中國古典文學外,她也教影視學概論等相關課程。從學位與學術界反應看來,與其說于丹是位儒家學者,還不如說她更擅長掌握傳播技巧,具傳播語言,才能深入淺出,使國學脫離老學究的灰色,變得生動多采,廣為大眾喜愛。

經由她在「百家講壇」的解說和詮釋,國學進入到生活和心靈,成為另類的「心靈之道」。這正是當今大陸社會改革,種種利益調整所引起的矛盾衝突裡,所需要的心靈資源。百姓迫切需要專家為其提供一種信念,可以安身立命,攻守有據。

「百家講壇」也自稱是一座「讓專家通向老百姓」的橋樑。雖然許多專家學者對節目請來的名人專家經典解讀頗有微辭,但不可否定的,節目效應正像于丹在《于丹論語心得》一書扉頁所提的──「道不遠人」。

這裡面,其實和基督教文字事奉有類同之處。基督教文字事奉約略可分為兩個方面:思想的原創與思想的傳遞。在華人教會裡,這兩方面都堪稱「蠻荒」。我們需要漢語神學家,由華人特有的歷史思想資源和社會文化經驗,發展出漢語神學與文化。也需要一些基督教的思想傳遞者,能夠深入淺出,把信仰由深奧學問轉化為普羅大眾皆可領會,進而在生活裡實踐的「道成肉身」。當然,我們更需要大眾文化傳播、推動基督教的「心靈之道」,讓基督教精神在文化裡滲透深化。

雖然,華人基督教已有許多著名牧師和演講者兩岸三地到處奔走傳講,但其影響可能就像使徒行傳裡的亞波羅,當時光芒也許逼過保羅,但影響就僅只到他那一代和其服事所到的地方。我們永遠不可能得知,當時亞波羅引經據典證明耶穌是基督時,都曾說了些什麼?因為他沒有為我們留下一個字。保羅的文字影響卻是跨過近兩千年遍及各地,至今仍在人心中迂迴蕩漾。

文字在時空中無遠弗屆的影響,說來應該並不陌生。台灣即曾有一位號稱「心靈導師」、著作等身份的作家林清玄,專寫佛學勸人向善。他的弘法不在神壇,而在凡塵。將深奧難懂的佛學生活化,用他的生花妙筆呈現佛教裡的歡喜和愛,來幫助善男信女在生活裡實踐。過去十年,他在大陸出書六十本,他的文章因為淺顯有味,有七、八篇文章已被選入中小學教科書,因此每年號稱約有一億個孩子讀過他的文章。

現又多了于丹為《論語》建立儒學的心靈之道。是否,也能有基督徒文字工作者在這方面努力,使《聖經》能深入淺出地為人所解,在天地間使「神的道不遠人」呢?

放眼望去,常見的是:有許多傳道人雖掌握了聖經知識,卻缺少文字語言可以傳遞;有許多基督徒有生命經歷,卻未用文字來作生命整理,在天地間留下美好的見證;也有許多基督徒作家雖有語言文字,但其屬靈品格尚待建立;更有許多文字工作者編寫多年,卻沒有明確的文化意識和使命。

我們需要推動聖經能走向人間,貼近大眾。也需要提供基督徒作者所需的靈命造就和牧養,並賦予深切的文化關懷和反思意識。文字事奉的使命,是尚待開荒卻又已迫在眉睫之事。

尤其,如果有一天,當大陸出版品全面開放之後,面對十三億人口的讀者群,現有的華人基督徒作家能提供的是什麼樣質和量的作品呢?

可以想見,我們需要大量華人基督徒作者寫的《荒漠甘泉》和屬靈書籍,也需要華人基督徒作家寫的《悲慘世界》與《卡拉馬助夫弟兄》等文學作品。更需要大量基督徒雜誌刊物或報紙,來反應時事,分析文化,傳遞教化。不論作者、編者與翻譯,人才的需求與艱難度,永遠大於錢財或其他硬體設備。 盼神能差遣更多的文字工作者,為神國的書寫獻身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