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建中會督

教會歷史像一個鐘擺,有時偏左,有時偏右,但有聖靈在其中引領。當教會過度偏頗時,便會興起一股新的反向力量,將它拉回正路。當年約翰衛斯理所帶領的復興運動,也正好是一個反向的拉扯,使教會回歸聖潔,照顧了當時教牧未顧及的群眾,也使得整體社會在道德上有所提升。聖靈所帶領的復興,也帶來整體社會道德的復興,不論是教會的內部或外部,復興是同時並進的。

為著本會的復興與發展,這些日子,總會不但成立研究發展小組,並召集相關的同工,經過了八個月、四組的研討,在農曆年前終於有定案。在「落實台灣衛理公會的願景與發展」上,我們看見—衛理宗在台灣的發展,若沒有塑造門徒,靈命不會提升,教會沒有根基,宣教沒有動力;因此,我們以『徹底的門徒』為我們的目標,期盼每一位衛理的弟兄姊妹都能有這樣的共識。接著教會的宣教、牧養和培育,就能圍繞在這個主軸上,以「教區有議會、堂會有班會」為平台,使我們所推動的每一項事工,皆是為了塑造「徹底的門徒」而行;如是,台灣衛理公會將會帶來靈性的復興,神祝福之恩也必臨到每一間堂會及弟兄姊妹們的身上,進而影響社區,影響社會,使主名得榮耀。

『徹底的門徒』,我們將從三方面來推動。
一、內尋靈命深度。(心靈的經歷) Inward experience
會祖約翰衛斯理在35歲,1738年5月24日晚上,主讓他參加在倫敦阿爾德門街的一個禱告會,斯時,他那痛苦的屬靈追求終獲解脫。在他的日記如此記載—「我感到一股暖流在我心中,感覺到自己確信基督,唯獨基督是我的救贖,衪已賜下確據,赦免了我的罪。」爾後,他傳褔音更有信心,衛理宗的復興也隨之崛起。「操練的力量」(註1)一書中指出,屬靈操練是為了「達到敬虔」。屬靈操練如同把自己置身於神恩典的道路上遇見神,就像巴底買和撒該置身於耶穌的道路上,尋求耶穌那樣。我們會發現祂樂意憐憫我們,與我們相交契合,假以時日,我們的生命也會被祂改變,愈來愈像祂。因此,徹底的門徒必須接受屬靈操練,使靈命有深度活出基督,聆聽神的話是我們內尋靈命深度的第一步。第二要讀神的話,「你們沒有念過嗎?…」,耶穌常用這句話作開頭詢問人對聖經的理解,意謂祂認為,凡宣稱是屬神的人就應該讀過神的話。因此我們可以假定,這句話意指神的子民,需要熟悉神全部的話語。

1980年蓋洛普民意調查認為「模塑人的道德和社會行為最具影響力的因素,莫過於規律的讀經習慣」,如果你希望得著改變並且更像耶穌基督,從操練自己讀經開始吧!靈命深度的塑造需要持續不斷的進行直到見主面,看似辛苦,卻是蒙恩之路,使我們能行在神的旨意裏。我們盼望各堂會依照教會的師資能力或在教區裏合併開設聖經課程,如成人主日學、查經班等,使會友有被牧養、被培育的機會,讓約翰衛斯理靈性復興的火,也能在我們當中燃起。

二、外展事奉服務。(生活的實踐) Outward practice
約翰衛斯理強調我們所信的,也應是我們所要行的,因此,人稱約翰衛斯理為實踐神學家。他在一次預備信息中,領受了「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8-19)他領受神的呼召,承擔神所託付的使命,傳揚福音給靈裏貧窮的人,並效法主耶穌餵養羊群,在露天空曠的地方傳揚天國的福音,展開佈道工作,約翰衛斯理將全世界都看作是他的牧區。他在英國各地旅行傳道,從倫敦、布理斯託,再北上紐加塞耳,然後折返倫敦,不斷地在這些據點作巡迴佈道,之後50年都如此;除了講道,他也出版許多屬靈著作。他一生從不間斷為主作工,每晨四點起床靈修一小時後,才開始一日的工作。要成就偉大的福音工作,承受逼迫和苦難是必然的,約翰衛斯理也不例外。他時常遇到許多騷擾和危險,例如某次佈道會中,有流氓故意趕一些牲畜去搗亂會場;又有一次在衛斯理傳講信息時,有人向他扔石頭,正中他的眼角,但他抹去血跡,又若無其事地繼續講道。約翰衛斯理雖然經歷許多不為外人所知的苦難,卻因能夠到處傳揚天國的福音,心中充滿喜樂。今日台灣衛理公會所有牧者及信徒也需要有這樣的心志。回顧衛理公會在台灣的外展事工—教會方面:當年宣教士在台灣先開拓北衛、中衛、南衛、高衛等據點,再向四圍城鎮建立佈道所;教育方面創立衛理女中、協助東吳大學復校、差派宣教士到台灣神學院及台南神學院;社會方面:與政府合作在台北平安新村及高雄福音新村照顧大陸來台同胞;醫療方面:北衛有活水診所,中部則參與彰化基督教醫院…等;再再顯示本會當年外展事奉的動力,雖然不盡都順利完成,但我們樂意參與外展事奉服務時,我們的心是火熱的,我們的事工是有使命的,相信神必暗中察看並紀念。

三、合一建造教會。(主名得榮耀) Lord glorified
當我們靈性復興,向外擴展事工的服務,就會看到主的名被高舉,教會被建立。主名得榮耀是主呼召揀選我們最重要的目的。「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你們多結果子,我父就因此得榮耀,你們也就是我的門徒了。」(約十五8)在教會裏談合一,說實在,是很辛苦,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有自己的價值觀及想法,誰都不願意去隨從別人的作法。但奇妙的是,當我們與主連結,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合一就會來到。約翰福音十七11、21、22、23有五次提到「合而為一」,我們合而為一,不是你合我,或我合你,而是在基督裏,我們都是與主合一。主耶穌說:「你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約十七22)儘管我們有不同的意見與看法,但為了使主名得榮耀,我們要有更多的分享,彼此相顧,激發愛心。當每一位門徒都有這樣的心志,聖靈就會動工,使我們在異中求同,彼此信任,教會被建立,主的名就被高舉。

結論
「危機就是轉機」,我們在艱難中不要氣餒,願意承認自己的軟弱,回到主前認罪悔改,求主赦免、加添心力,使我們不再倚靠才能,不再倚靠勢力,乃是倚靠耶和華的恩典及憐憫方能成事。讓我們回應神的呼召,忠心愛主,作一位好管家,並成為「徹底的門徒」—有紀律內尋靈命深度,有喜樂外展事奉服務,有恩典合一建造教會。這樣,不但我們的生命被改變,復興終將臨到我們。

(註一:操練的力量:過好基督徒生活的13個法則/惠特尼校園書房,2016.11)
文:張瑜蓁(大里衛理堂青少年輔導同工)

在這次的研習營之前,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台灣被討論得沸沸揚揚,我的FB朋友圈裡,清一色的掛上彩虹照片,剛開始的我只是單純的想:彩虹不是上帝給人類的約定嗎?什麼時候變成同性的記號了。跳脫出網路社群媒體,在生活中、公司裡、客戶端,除了在教會,無一倖免的,都是支持著同性婚姻合法化,甚至還成為公司舉辦的辯論賽題目之一,表示在大部分的人是重視這件事情的。我其實跟大多數人一樣,只是希望在表達支持或者反對意見時,至少有一個可以說服自己,且和一般人溝通時,站得住腳的理由。但是這個議題牽涉到的後續發展實在太廣泛,不是三言兩語或者道聽塗說來的報導意見就能夠獲得一個平衡的見解。

本次大會的主題:青少年的性教育。我們的青少年在學校學到了什麼?教會團契應該教青少年什麼?繞著這次的主軸,不外乎牽涉到同性婚姻及修改法律的議題。印象深刻毓蘭傳道讓我們討論,在我們國中、高中時性教育教了我們什麼?大概是介紹男女身體上的差異,還有告訴我們不能婚前性行為吧!當時的社會還沒有像現在這麼開放。自從智慧型手機的發展,網路媒體的普及,青少年不得不接受到來自網路上爆炸性的資訊,沒有人教他們如何篩選正確的資訊,他們只能全盤接收。我認為最應該讓青少年學習的是:「如何分辨網路上的資訊對人格特質發展是健全良好的?」這只是小小的第一步,卻是能夠改變青少年看待生活及感情關係重要的一步。如同箴言所記載:「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現行學校的青少年性教育,包含『性別光譜』都太離奇了。雖然性是婚姻中的必需品,但在愛情中性卻是誘惑,所以在青少年連身體都發育不完全時,就教導甚至鼓勵他們尋找性的敏感帶、發生性行為,而不是教導他們如何真正去「愛」。學校的教育必須重新定位,身為團契輔導、未來家長的我們,只有透過自己的力量去影響身邊的人及教會的青少年。

我們總是認為現在不做決定,以後再做的話會有更多選擇;然而,不做選擇本來就是一種選擇。我的選擇是,用陪伴的行動帶給這個世界溫度,一開始,世界可能只有好一點點,但你會好很多,有更多的力量去恆溫。「我們愛,是因為神先愛我們。」我只是一個播種者,像蒲公英一樣勇敢無懼,目的地是落地生根。那你的選擇是什麼呢?
文:林烽銓牧師(恩友堂主任牧師)

從四本福音書一起對照來看,發現耶穌在十字架上總共說了七句話,教會傳統上把這七句話稱作「十架七言」。
「十架七言」最早出現的典故是在清朝康熙皇帝(1662-1772)。康熙皇帝可說是中國歷史上真正稱得上對基督教有認識的皇帝。康熙皇帝撰寫過不少敬拜讚美上帝的詩詞,他為了紀念耶穌基督被釘死在十架上,寫下一首七言律詩「十架頌」,又被稱為「康熙十架歌」,不但膾炙人口,更是一篇體會基督受難的詩歌。這首詩歌提到主耶穌在十架上的七言:「功求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兩番雞。五千鞭撻寸膚裂,六尺懸垂二盜齊。慘慟八埃驚九品,七言一畢萬靈啼。」
耶穌在十字架上所講的這七句話,對我們的生命與信仰有何幫助與提醒?《十架七言》按其發生的順序表列於下:

十架一言: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可15:29-32a;路23:34)
耶穌被釘十字架時,有許多人羞辱祂、戲弄祂。此時耶穌在十字架上講出第一句話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一位耶魯法學院畢業並屢獲新聞獎的資深記者希望證實耶穌並無復活,訪問了很多專家和權威學者,結果證明基督耶穌的死與復活是真確無可反駁的,並寫成《重審耶穌》一書。其中的醫學研究指出釘十架是無比的痛苦的,被釘者每呼一口氣都非常吃力,直至精疲力竭,不能再提起身體呼氣為止。
耶穌被釘在十架上共六個小時,由上午九時至下午三時正。主默默忍受,不發一言,只是在禱告。因為這三個時辰巳初、午正、申初正是禱告的時辰,耶穌更是為這些人譏笑祂的人禱告。

十架二言: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可15:32b;路23:43)
耶穌被釘十字架時,有兩個犯人跟祂同釘,一個在左、一個在右。這兩個犯人也同樣譏誚耶穌。其中一個犯人,本來和眾人一同譏笑主,但見到主如何為他們禱告,見到主在十架痛苦中的忍耐和愛心,他竟有了奇妙的改變,他對主說:「主啊,祢得國降臨的時候,求祢記念我。」此時耶穌在十字架上講出第二句話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
對人的譏誚,主充耳不聞;但對罪人的祈求,主卻立刻應允,並給他一個極大的確據說:「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這可說是最快捷、最傳奇、最有效的傳福音見證了!任由人是多麼敗壞,但主的大愛仍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

十架三言: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可15:33-35;馬太27:46)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間,共歷時六個鐘頭。就在耶穌被釘十字架的第六個鐘頭(申初下午三時),耶穌大聲喊著,說出 祂在十字架上的第三句話:「以羅伊!以羅伊!拉馬撒巴各大尼?」這是用亞蘭語說的,意思就是說「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這句話反映出十架至大的痛苦不是身體的痛,乃是心靈的痛。犯罪的代價是死,即與神永遠的隔絕。因人承擔不起這個「死」,於是耶穌來「替死」。您能想像父神跟耶穌隔絕嗎?那對耶穌和父神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恐怖經歷。此時耶穌正經歷前所未有與聖父隔絕的恐怖死亡(其實聖父何嘗不也是經歷與耶穌隔絕的痛苦)。不但如此,神向罪人公義的忿怒,此刻也全傾倒於主身上,以致主呼求時也只能說「我的神」而非「父啊」。此刻是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刻,因神的公義與慈愛完全相遇了。如一位慈父,又是一位公正的法官,要親自宣告其愛子死刑,並即時執行!

十架四言:我渴了(可15:36;約19:28)
當耶穌被釘十字架達六個鐘頭時,耶穌講出第五句話說:「我渴了!」口渴是耶穌因大量失血而產生的生理需要,但更讓我們感動的,不止於此。耶穌仍想到舊約中有關祂的預言全實現了沒有,結果發現唯有一件事情未成就,就是「詩69:21」。為要使經上的話應驗,祂就說:「我渴了。」這是耶穌對天父的順從與乖巧,祂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

十架五言:成了(約19:30)
耶穌在十字架上講出 的第六句話是「成了!」就在耶穌身心處於最痛苦的一刻,與神隔絕,承受歷世歷代人的罪和神一切的忿怒,並使舊約中有關祂的預言完全實現之後,祂便說:「成了!」表示一切有關祂的事情也成就了。
可見,主未曾為自己的痛苦說過一句話,祂所說的也只為應驗經上的預言。主一生的目標也是全為成就神的心意(來10:7),個人的得失痛苦乃為次要。我們一切所行,為要成就神的心意,這是耶穌留給我們最美的榜樣,也是最難的榜樣。

十架六言: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可15:37-39;路23:46)
當耶穌在十字架上說:「成了!」之後,祂還大聲喊叫,之後才斷了氣。「路23:46」記載耶穌在十字架上喊出這一句話是:「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裏。」
這句話有如蒙愛的兒子,將自己完全交託給慈父一般,很平安、很安心、很喜悅地離開世界。可見主不是懷著痛苦的心情去世,乃是光榮地完成了神一切的託付(約17:4)。但願我們的人生也是如此榮耀得勝地終結。

十架七言:看你的兒子,看你的母親(可15:40-41;約19:26-27)
耶穌在被釘十字架時,有許多人遠遠的觀看,從四本福音書一起對照來看,這些觀看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人,包括:耶穌的母親馬利亞,還有耶穌所愛的那門徒(約翰);還有抹大拉的馬利亞、小雅各和約西的母親(那個)馬利亞,還有撒羅米,還有同耶穌上耶路撒冷的好些婦女。
當耶穌看到祂的母親馬利亞和祂所愛的那門徒(約翰)時,耶穌在十字架上講出 這句話說:「母親,看,你的兒子!」又對那門徒(約翰)說:「看,你的母親!」
當時只有一小群忠心的門徒守在十字架旁,耶穌的母親馬利亞和約翰也在其中。其中,當然以馬利亞最為傷心,在年老時見愛子慘死,如西面的預言 :「妳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 (路2:35) 主在極大的痛苦下仍十分細心,祂不但看到其母親的悲傷,更留心到她晚年的需要,便為她作了周詳的預備,安排另一個兒子照顧他。耶穌作神的兒子,也作人的兒子。耶穌的心思是何等敏銳周到!
文:劉天惠牧師(衛理公會牧師)

約翰·衛斯理第二次祝福是非常重要的經驗與聖潔生活有重大意義也是影響他之後宣教跟歸正改革英國國家與宣教士史。聖靈的充滿帶來第二個恩典的工作,他心被潔淨在愛中完美。衛斯理自己承認他對他所受到的歡樂感到失望,在1738年5月在倫敦阿爾德門街的著名禱告會上認為聖靈見證他的復興,當時他試圖懷疑他是否真的經歷聖經所應許的。自他少年開始,就立志遵循基督的教訓,追求聖潔的行事為人,但多年來對於得救的確據卻無把握,他心何等盼望能夠確實得到神的應許。當天晚上,約翰‧衛斯理到阿爾德門街(Aldersgate Street)參加摩爾維亞信徒的聚會,那時有位弟兄威廉‧荷蘭(William Holland)正讀到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羅馬書序言》(Preface to Romans)。當威廉‧荷蘭講到人藉著對基督的信,神在人心裏所施行的那種改變,約翰‧衛斯理心裏覺得異常的溫暖。就在這一晚,他突破信心的障礙,全心單靠基督並他的救贖。他感覺到自己實在已經信靠了基督,已經獲得了得救的確據。他深知主耶穌已經洗淨他一切的罪,且已拯救他脫離罪與死的律。衛斯理在這時刻重生得救的經驗有了不一樣的領受。這樣經驗與喜樂在約翰‧衛斯理,查理‧衛斯理作成的讚美詩:「我流浪之靈始於何處?如何熱望天家一切?由死和罪得贖之奴,由永火中抽出之柴,我如何奮起得勝,歌頌偉大救主?」看到如此美好的生命見證。當時約翰·衛斯理這個真實的經驗促使一些現代學者詆毀阿爾德斯門事件。看來似乎反映了約翰·衛斯理在理解聖經教導一個瞬間的拯救恩典的經驗,因此,聖經關於公義、和平和喜悅的所有應許,從重生的存在和工作中流出的感動。

約翰·衛斯理,聖靈的見證通常是在聖靈充滿罪赦免之後的某個時候被賜予的,並且能夠勝過罪惡。 1738年10月30日,他把這個見證等同於聖靈的印記,上帝的愛與喜樂在我的心裡流出去。沒有人想離開的歡樂,言語說不出的歡樂和充滿榮耀的歡樂。這是我們從第一的經驗到第二的經驗之後更新的生命。這是事後成為他完全成聖的教義的影響程度。約翰‧衛斯理於1738年10月下旬在赫倫胡特向摩拉維亞人報告說,他向英國教會的牧師宣揚基督的血潔淨了他們免於一切罪惡,並敦促他們不要停止祈禱,上帝將在他們心中刪除一切不悅的經驗和給我們在基督裡的全新的心。這個證據澄清了約翰·衛斯理在牛津他的佈道信仰的救恩中所用神話語的應許使人從所有的罪:從原來和實際罪用應許的聖靈封住他們,使他們脫離任何罪惡的慾望,給他們在基督耶穌裡的同樣的心。這描述了他所預期的經驗,隨後特別是在約翰·衛斯理加入懷特菲爾德在1739年春季和夏季領導布里斯托爾和倫敦的覺醒之後,約翰·衛斯理細研究了關於基督裡的完全的經驗。他和他弟弟查理及懷特菲爾德、威爾士和霍華德哈里斯傳福音時,自稱立刻被聖靈從僕人的心轉變為神的孩子,他們的見證無疑重生為第二次祝福(The Work of Second Blessing)的經驗。

1739年1月1日,約翰‧衛斯理到桎桔巷 (Fetter Lane)聚集一起禱告,約翰衛斯理在他的《日記》裏寫道:「大約淩晨三點鐘,在我們當中繼續不斷禱告之際,神的權能降臨到我們身上,許多人在極度喜樂中呼喊起來,許多人跪在地上。因主君王的降臨,我們既敬畏又驚愕,我們的心情稍為恢復後,不禁齊聲歡呼,『我們讚美你,主啊,你是我們的主。』 事後衛斯理如何形容他這兩次的經歷,大大影響了後來300年的主流神學教義。實踐在聖潔運動如他所說的基督徒的聖潔乃是牧養上的關顧使其人格在聖潔(holiness )上成長、進而對整體社會的聖潔產生影響。只求量上的增長,絕非衛理傳統的特色;信徒在信仰品質上提升,才是衛理精神的獨到之處。衛斯理稱第一次經歷為「重生」,第二次經歷為「成聖」。約翰‧衛斯理與摩拉維亞人的主教August S. Spangenberg進行的幾次談話中最長的一次是在11月7日 - 那天他的日記告訴我們他寫了基督徒的完全觀(Christian Perfection)。此外,直到1740年9月。當時所有的世界知道,他已經超越了摩拉維亞人聖潔觀,並開始宣布第二項恩典的工作(work of second blessing)。

從約翰衞斯理的觀點我認為,所有真正的衛理人的任務更重要 - 促進那種純潔的心和完美的愛,充滿了他們豐盛的生命。在面對目前的問題,衛斯理將問這樣的人:如果我們真正愛上帝,我們不應該愛世界,和其他上帝所不喜歡的事?耶穌和保羅說的是那兩個誡命要盡心愛神愛人如己,它是所有其餘的基礎。上帝應許將你們所有的污穢和所有的偶像洗淨,把聖靈帶在你們裡面,使你們遵守他的誡命,就是約翰衞斯理說的,是聖經應許叫我們得以完全的愛。

如果衛理公會放棄整個聖潔的教義或使它成為一個死信,我們是一個墮落的人;聖潔是把我們綁在主繩子;放鬆這個你放鬆了整個系統。約翰·衛斯理在1771年寫道:許多年以來,我看到沒有聖潔,沒有人會看到耶和華,我開始跟隨它,十年後,神給了我一個比以前更清晰的觀點如何獲得它;就是藉著信神的兒子,立即向眾人宣告:我們因基督從罪中得救,信靠聖靈活出聖潔,這是公開的見證。
T21以馬忤斯之旅見證分享
文:羅卓瑋(小港衛理堂會友)

我不知道神在我身上的計畫是甚麼,走完以馬忤斯之旅,我只知道上帝若是要使用我,我願意全心全人委身事奉上帝。

我是個美濃客家庄長大的孩子,從小父親是公務員,母親務農養豬。在我國中時,因為家中理財不當,我們一家人變賣家產到小港做生意。我開始過著叛逆的日子,高中時期我到台北找朋友半工半讀,結交幫派,學會抽菸喝酒甚至吸毒,並且四處打架鬧事。父母得知我的狀況,上台北來做生意,希望能看住我。沒多久父親檢查出胰臟癌末期,我情緒更陷入谷底,生活就更加混亂。

在父親癌症檢查出的時間,或許就是神要翻轉我們家的時候。有一位美濃的老鄰居,為我們奔走醫院並且向我們傳講耶穌的救恩。我們才知道他已是位牧師。父親之後回到高雄榮總,有另一位牧師持續關心我們家,並且父母親也在那時候接受了主耶穌受洗成為基督徒。之後母親帶我進入教會受洗成為基督徒,但是我並沒有完全倚靠神,依舊有許多綑綁與老我,也不常去教會聚會。在二年前我看到衛理堂的十字架,決定要回教會,到了小港衛理堂,因著傳道和師母的引領,我慢慢參加小組,穩定聚會並且服事。

神是聽禱告的神,讓我漸漸走出過去的黑暗及自我控告。若不是神的揀選與恩典,我應該是早就失喪性命的人。我只知道,我要用餘生回應神在我身上的愛。



T22以馬忤斯之旅-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文:楊瓊瑤(小港衛理堂會友)

104年2月5日我受洗重生歸信耶穌。

從小我就深信人有靈魂,且我的靈魂有位主人。未信耶穌前,我還是個皈依的佛教徒,然而受洗前幾年,我的生命陷入黑暗的低潮,感覺我的靈魂像個孤兒被遺棄在這個不屬於我的世界,我的心好像空了一般,失去活著的盼望,即使求助各方神佛終究無解。我不知道我靈魂的主人在哪裡?我的靈魂在這個世界迷了路,我四處找尋祂,也唯有找尋我的主,使我對於活著,重新有了盼望。

感謝主,祂的慈愛與信實從未離開,從未遺棄我,因我知道祂也在尋找我,冥冥中有股力量牽引著我走向耶穌。受洗前半年,上帝開了我的眼,開了我的心,挪去遮蔽的帕子,引領我走出黑暗,看見祂的亮光,祂更以詩篇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祢為我擺設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親自安慰我,使我更加確信,耶穌是我的生命之主。

感謝耶穌,親自將我尋回,我是家中第一代基督徒,二位女兒也與我在同一日受洗歸信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