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建中會督

各位牧者同工及弟兄姊妹們大家平安,新年快樂:
感謝主的恩典我們邁入了2017年,新的一年開始,誠如聖經申命記十一11~12所說「你們要過去得為業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潤之地。是耶和華你 神所眷顧的,從歲首到年終,耶和華你 神的眼目時常看顧那地。」是的,我們的 神是有恩典、有憐憫、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您經歷到了嗎?我們若留意聽從主的誡命,愛耶和華我們的 神,盡心、盡性、盡意、盡力事奉祂,祂必按時降下秋雨、春雨,在我們的地上,使我們可以收藏五穀、新酒和油,也必使我們吃得飽足,並使田野長草,餵養牲畜,茁壯生長。
衛理公會在台灣60多年來經歷 神豐盛的恩典。問題是,在領受 神的恩典時,切記不可忘記要謹慎,免得心中受迷惑就偏離正路,去事奉敬拜別神。耶和華的怒氣向我們發作,就使天閉塞不下雨,地也不出產,使我們在耶和華所賜的美地上速速滅亡。(申十一16~17)
面對新的一年,不要忘了,在基督裡我們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我們現在還能站立在此,並非靠自己有什麼才能或有什麼好行為,乃是 神的恩典與憐憫仍然不離開我們;因此,我們需要再一次回到 神的面前,尋找起初的愛心。求 神賜下新的異象,使我們明白 神的心意,好讓這異象成為我們的使命。所以,今後年議會、董事會、總會、各教區、各堂會任何事工的推行,應先求 神的異象,以異象帶出使命,以目標為導向,凝結力量,凝結資源和共識,而不是以預算為導向來推動事工。盼望牧職同工及弟兄姊妹們同感一靈,有新的盼望,來面對目前的挑戰。
只要我們沒有忘記會祖約翰衛斯理所教導的:「彼此連結、彼此相顧、激發愛心,過聖潔的生活,努力廣傳福音,做一個徹底的門徒」;就從我會督做起,及至每一位牧者、執事、弟兄姊妹,讓我們舉起聖潔的手,循規蹈矩、維護真理,為國家、社會、教會及每個家庭守望禱告,彼此連結,高舉基督;如此,我們才能經歷 神的祝福豐豐富富的臨到我們,甚至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讓我們彼此勉勵,謙卑與主同行,努力傳福音,共奔天路,榮神益人。
文:陳建中會督

有一次在海邊看到一個正聚精會神在抓螃蟹的人,旁邊地上擺著一個裝有不少隻螃蟹的桶子,這些螃蟹在桶子裡互相踐踏著,不時的也沿著桶邊攀爬著。我好奇地問這個人「為什麼不用個蓋子蓋上,不怕好不容易抓到的螃蟹爬出來跑掉了嗎?」他說:「放心,不論哪一隻螃蟹想要往上爬,其它螃蟹一定會奮力拉下它,一隻也爬不出去!」

我於是蹲下,好奇地仔細觀察,發現這些螃蟹果然很自然的互相牽制著,只要有一隻螃蟹爬到某一個高度,其它螃蟹就會張牙舞爪的蜂擁而上,非要扯下牠不可。我在一旁看了半天,果真沒有一隻螃蟹可以「脫穎而出」….不論牠多麼努力。因為螃蟹們不僅不願互相支援對方,更不願讓任何一隻螃蟹脫離困境。可以想像的,同歸於盡必然是這些即將成為老饕可口晚餐的螃蟹們共同的命運,而這竟也是牠們在互相牽制下唯一的「交集」。

我因而想到有些時候,我們是不是也會自覺像那隻老是被同伴拖累的螃蟹?或者更多時候我們是那一群自覺被別人踩在腳下,而不由自主的不肯讓別人出頭的螃蟹中的一個?

一個工作團隊必定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像「生存」應該是桶中螃蟹共同乞求的一般。但是在團隊中的每一個成員畢竟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因此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便不免各有想法,也有各自的利害關係,也因而在追求團隊目標的過程中難免有各種不同的行事方法。而這些方法如果不能利己利人,不僅任務無法圓滿達成,自己恐怕也無法從中得利。就像桶中的螃蟹,牠們各自用盡辦法,想要脫離困境,結果卻是害己害人,應該是我們很好的借鏡,而「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林前十:23)或許是我們在做每一件事之前應該自我警惕的金玉良言。

如果真的把一個同事當作朋友,相信每一個人都會知道當同事遇到困難或挫折的時候,自己該說什麼話、做什麼事,或給什麼建議。而如果把團隊(可能是一個公司、一個部門或一個教會、一個小組)任務的達成視為首要目標,我相信大多數的人也都能夠知道在個人得失和團隊利害之間如何取捨,以及和團隊其他成員之間如何互動才能達成目標。可惜的是,也許更多的時候,「自己」的方便,凌駕了團隊的利益,因而彼此無法配合,無法為對方設想,便抵銷了團隊的力量,甚至把團隊帶到毀滅之路,就像那一桶螃蟹。

那些螃蟹之所以必須成為老饕的美食,或許是牠們的宿命,因為牠們沒有解決困難的能力,但是人畢竟和螃蟹不同。或許誠如聖經說:「你們要謹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當像智慧人。」(弗五15)可以是我們行事為人最好的警惕。
文:龐君華牧師(本會牧職委員會會長)

1.前言
去年的10月份(10/19-21)本會連續舉行了多個重要的退修會(包括了教區長與牧職委員聯席會、牧職退修會、長牧會議、會友與牧職聯席會等),這些會議的一個共同主題就是為本會的下一步發展提出了一個方向,即「教區有議會,堂會有班會」。本文將嘗試介紹這個方向思考的內涵與嘗試要面對的問題。

1-1處理問題的平台
首先我們要認識到這不是一個處理所有問題的口號或方法,但卻是我們要解決本會目前所面對問題的平台或是初步的建構。

任何一個團體或個人,當下所形成的困難與危機,除了外在因素外,往往也是過去的決策、工作、實踐程序與模式所造成的。所以要考慮疏解眼前的困難時,對解決問題的考量,自然也應該考慮在實踐的方式中做出調整,亦即調整過往造成問題的工作模式。

1-2當前問題
眼前本會所遇到的困難的表象是財務危機與成長停滯。前者因為過去官司所遺留下的賠償問題,導致必要的財務出現了瓶頸,所有的預算需採必要的撙節方式。

後者則是本會過去努力的開拓堂會,但是卻出現開拓或已升格的堂會無法持久或難以維持,加上原有的堂會沒有明顯的成長,以致在整體上,雖然我們多方努力,卻整體的成長效益不彰。

回應上述的困境,我們除了需要深入考察到底我們在實踐的過程中,我們策略的思考、決策的形成,目標的設定,以及組織上的連結是否周全?尤有甚者,我們也需要進一步地反省,我們是否過度的強調效率導向,以致忽略了核心的精神與價值的考量?

經過上述的反省,我們發現由於上述問題的忽略,一不小心就會使我們陷入在方向上窄化,連結上不周,以及信念上空洞化的危機,以致於我們雖然很努力了,也投入了許多的資源,但是整體的效果卻不理想。有鑑於此,此刻我們需要先調整組織上的重心,以及提出暨承接我們的傳承也因應當下的宣教牧養目標。所以教區有議會、堂會有班會,就是在這個構思下產生的初步方案。

2.教區有議會
教區有議會這個概念,首先是為了要實踐衛理宗的連結觀(connectionalism)。過去本會的組織在產業、財務、人事、法規上已經有很好的連結。但是在宣教牧養上,雖然已設立了教區編制,但是教區在宣教決策的形成,與宣教牧養的實踐上,仍缺乏一個清晰的角色。以致我們在開拓決策的形成過程中,可能未能掌握各地方特殊的情境,缺乏地方長期經營的觀念。此外在總會各宣教牧養事工(如青年、婦女、教育、門訓、社關等)有關的委員會,在各事工決策擬定的過程中,也缺乏地方整體的考量,往往只有由上而下之決策考量。

因此,教區有議會,意即先在教區成立宣教牧養的基本團隊,如各堂會青年工作代表,一同構思教區的青年造就與佈道的活動。又或教區下各堂會的社關代表,一同構思教區整體的社會關懷行動。開拓植堂也是如此。任何一個教區的宣教牧養行動,在策略的擬定、資源的籌措、實踐的分工,都在教區的團隊先規劃,然後教區在青年、婦女、社關、教育、門訓、宣教開拓…等各項事工上,明確地進一步建構橫向連結,與此同時也在總會各委員會也透過教區團隊與各地方堂會間建構縱向的連結。

如此一來我們在包括開拓植堂等各項牧養工作,就會更加符合各地域上的現況,跟進的工作也會落實。在這過程中更可以初步培育第一線的領袖人才。未來在這個平台上,更可共同發展、執行各項大的策略計畫。這是教區有議會的基本構思。

落實這個構思的步驟與原則就是由內而外,由小到眾。先由總會宣導,教區長聚集教區的長牧先作溝通與建立共識,然後邀請教區中全體的牧職(包括義務傳道)成為團隊,定期聚會,共同設立牧職成長的目標;最後再邀請區內各堂會的執事,各部門會友同工,建立教區意識,作初步的分工,並開始執行部份共同事工。於是就能產生一個以異象與事工連結的團隊。

3.堂會有班會
至於堂會有班會也是為了確立我們循道衛理運動的特色,將堂會發展的各樣目標、事工,更加聚焦在孕育門徒上。昔日,衛斯理約翰特別強調,不要成為一個「差不多的基督徒(almost Christian)」,而要成為一個完全委身的基督徒(altogether Christian),也就是一個真實而徹底的門徒(thorough disciple)。綜合衛斯理的論述,這樣的門徒觀念有以下三個的特色:

首先,這是動態的門徒觀念,門徒是必須常常保持與上帝有真確的關係(不是一次過,或一勞永逸的)。所以這是一個需要有覺察(自身的靈性狀態),有操練(紀律地過門徒生活)的動態的門徒觀。

其次是群體性,這樣的門徒實踐與操練是要在群體中進行的,所以循道運動中的組織,班會、小團(或作小排)等就是循道運動的重要組織單位,及靈性操練的團體。這些團體的成員,其身份是明確的,他們都清楚地自覺到自己是其所隸屬的小團體中的成員,清楚意識到在團體中應盡的責任(accountability)。 再者,就是有方法或實踐方式特色。循道主義或循道衛理會友的英文Methodism or Methodist,其字根都是method方法,所以這種團體的生活的特色是有明確的操練或養成門徒的方法,這些方法衛斯理稱之為「蒙恩的途徑means of grace」。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只有含糊的屬靈口號,增長數字,我們重視的是養成的過程,這種模式我們以當初循道運動中的「班會」來稱之。

因此堂會有班會的真正意涵,不是要推出一個新的增長辦法,或一波新的運動。而是要重新確定堂會牧養的重心與目標。從聚會人數的效率目標,調整為以孕育門徒(內尋靈性深度,外展事奉服務)的質化目標。

職是之故,堂會的牧者、核心的會友、教區的團隊自身必須要過一個門徒的生活。牧師傳道在林林總總的活動中,要明確地將門徒培育放在牧養事工中的優先項目。

至於進行的步驟,就是牧師的團隊在現有的造就系統中(主日學、門徒班、以馬忤斯等)呼召或揀選出會友,組織與引領他們成為真正的跟隨者的學習團體,也就是決心終身學習成為徹底的門徒。

4.結語
由此可見「教區有議會 堂會有班會」的芻議,並不是要提出一個我們解決所有困境的方案,而是為了一步步疏解問題,而建構的平台。

當我們在今年的年議會以前,各教區的團隊能初步建立,各堂會牧者與會友的領袖們都有清晰的目標,開展門徒的培育事工。

當堂會內有會友們開始明確地委身一個為操練門徒生活的小組,於是我們下一步的福音策略、宣教計畫、社關行動、資源的籌措與分配、上下事工的連結...等,都可以在這個平台持續的展開。我們的眼前問題不但可以得到紓解,同時也確立了我們在本地宣教或信仰實踐的特色,我們的會友可以循規蹈矩實踐信仰、門徒的生命也按部就班地成長…。於是其他如個人的聖潔生活、社會的聖潔、內尋靈性深度、外展事奉服務等循道運動的內涵,就可以因著我們的實踐,在我們的土地上展開。
文:曾毓蘭傳道(本屆青年工作研習營講員)

去年11月17日,立法委員尤美女在立法院進行民法修正案第二次審查,因為上萬反同婚者集結抗議,甚至衝進立法院,最後朝野協商決定召開二場公聽會後再審查。雖然電視媒體並不關注此事,但此事卻撼動基督教會,也深深牽動我的心。不太懂法律,從未抗爭,也從未參與遊行集會的我,在不斷收集資料,評估判斷之後,我於去年的12月3日,第一次參與了台中反修法的集會。

  集會規定參與者要身著白衣,但有一個身著紅衣的女大生主動採訪我和我的朋友,她想了解我們反對修法的理由。因為不太清楚她採訪我們真正的動機,因此我反問她知道多少挺同婚跟反同婚的理由?在釐清與交談的過程中,她告訴我們,她只挺同婚,她也無法接受其他的婚姻模式(比如說一男一女以上的結合,或是人跟其他物品結婚,近親通婚等等),於是我反問她:「假如你同意了同婚,你有甚麼理由反對其他形式的婚姻呢?其他婚姻形式者會說你歧視,你違反人權。」她當場愣住,無法回答,也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後來我繼續告訴她,我之所以反對修法,也是為了孩子,因為在沒有意外的情況下,孩子最適合在一夫一妻的家庭中成長(這不是說單親家庭或隔代教養的孩子沒有幸福的可能),而每個孩子的心靈深處都會渴望有爸爸媽媽,但如果修法通過,勢必影響孩子的領養及人工生殖等複雜議題,同時我也請她稍微回想一下小時候有爸爸媽媽照顧的感覺,沒想到她對我說:「我爸性侵我,我媽討厭我!」這一次換我愣住,頓時說不出話來,淚水一直滑落……,我實在非常非常心疼她,父母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孩子呢?於是我明白了:假如有許多人從來沒有體會過有爸爸媽媽愛的幸福,你要叫他們怎麼相信一夫一妻是最好的呢?因此當我們反對同婚之際,我們是否也應想辦法幫助這個時代的婚姻與親子關係?

  我後來有表達我對於她的際遇感到難過與不捨,同時也傳遞社會對她的歉意,而這個女孩卻依然很理性與平靜地跟我們說:「我被性侵跟異性家庭或是同性家庭無關,因為異性家庭或同性家庭都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後來她也告訴我們:「其實我沒有認為一定要同性戀,或是異性戀,只要有人愛我就好了,是男是女都無所謂。」同性戀是先天,或是後天,科學至今尚無定論,但這個女大生讓我看到,她的內心所渴求的,不過是愛,而那份愛本應在她還是孩童時由父母滋養她,但父母卻傷害她,於是她內心深處的儲愛槽仍舊空乏,因此在內心需求的驅策中,她轉往投靠願意給她愛的人,而且無關乎性別。人的愛終究有限,因此當我們認為聖經反對同性性行為時,我們是否也應幫助這一代渴求被愛的孩子,找到愛的源頭與答案呢?

在她離去前,她非常有禮貌而且很客氣的跟我們說謝謝,當我還猶豫著要不要跟她互留資料時,她已迅速消失,後來看到她在跟另一個阿姨聊起來,也不好再跟她留資料了。直到回家的路上,我才想到,應該請她來家裡吃飯,讓她在她生命中的某一刻,感受到有爸爸愛媽媽疼的感覺!說穿了,今天傳統婚姻不再被信任,是不是因為有許多家庭早已失去愛,因此許多人只要一嗅到可以被愛的機會,就奮不顧身,勇往直前,即使傷痕累累也無所謂?因為何必在乎天長地久,只要曾經擁有就足夠。上帝非常愛這群受傷的孩子,我們是否願意打開我們的家,讓更多的孩子能在我們的家裏感受到他們成長過程中所缺乏的父母之愛?

  本來修法議題,只有比較多基督徒在關注,但如今因為已經延燒到教育,許多家長才驚覺原來孩子們已經受到某些不當性教育的影響,因此有更多的人起來抗議。台灣民意基金會在去年十一月,針對「同性婚姻合法化」所做的民調顯示,46.3%贊成,45.4%反對,雙方旗鼓相當,但一個月後,則變成37.8%贊成、56%反對,反同力量竟超前挺同力量18%。既然對學校某些性教育有爭議,那麼身為第一線的教會輔導該如何幫助青少年呢?今年寒假的輔導營會,我會把輔導們當成學生,按著現今有問題的教材教課,讓大家體驗一下上完之後孩子可能會有哪些想法,然後我們再一起討論其中的錯誤,並一起思索,在現今色情氾濫的時代,我們應該給青少年那些合適他們的性教育。願上帝裝備並使用我們!
文:衛理公會會友

我曾經是讓牧者和我身邊所有基督徒們很頭痛的一位慕道友。我的先生是位基督徒。婚前我相信基督徒男士應該會對婚姻有忠誠的態度,加上我們彼此有好感就決定結婚了。交往期間,我會在星期日主日結束後去教會門口等他,然後一起去吃飯。我從不踏入教會一步,因為我是虔誠的佛教徒,也常常茹素。他星期日早上上教會,我星期日晚上去佛寺誦經。決定結婚後,牧師要求要上婚前輔導課,我也上課,並且很認同牧師上課的內容。因而牧師邀請我在結婚典禮的早上為我受洗,我回絕的很乾脆 – 不要!

結婚後我自己開車上下班,車上還是放佛教的音樂或是誦經。我弟兄因為週六週日常常在教會,為了能夠多一點時間有夫妻生活,婚後我開始進入教會,並且因為挺著肚子不方便進佛寺跪著誦經,漸漸就不去了。之後有個機會到國外進修,我便離開台灣出國進修。那時我弟兄寫了一封語重心長的信偷偷塞在我的行李裡面,鼓勵我要持續禱告尋求神。隔天,我便認識了一對也是台灣來的夫妻,是基督徒並且很熱情的邀請我一起去教會,當時我眼淚就不自主的流下。就這樣,我沒有因為出國而停止聚會,那時我心裡很震撼:『這位上帝是自己來找人的上帝啊! 本來以為出國後我可以離開教會,去尋找佛寺的。』在教會聚會了一段日子,對信仰漸漸認識,但就是誦讀使徒信經時常常會卡住無法認同地讀下去,並且無論任何人如何向我遊說,我就是不願意受洗。

有一個主日,我受邀去一位比較遠的會友家用晚餐。回程的路上大約晚上10點,已經沒有甚麼車子。但是目睹了一場死亡車禍,四條白布蓋著散落的四名死者。當時以我曾經受過的佛教的教導,這是很惡的煞,要趕緊念經迴向這些死者。加上從小母親就交代我說算命曾說,探病送葬的場所我絕對不能參加。因此我一路害怕地背誦著我熟悉的佛教經文,身體卻越來越不舒服,回到家後背脊一直感到寒冷。

那時候我已經背不了佛經,也開始懷疑佛經到底是有沒有用,因為我已經唸到幾百遍了,卻只是感到很寒冷的躲在電暖器前面取暖,怎麼也趕不走背脊的寒氣,以及閉上眼睛就想起來路上覆蓋白布的恐怖景象。突然間我想到了耶穌,並且回想起小時候看的西洋鬼片,都會握十字架禱告。於是我開始向神禱告,我求上帝救我,並且請耶穌趕走那些攪擾。我用中文禱告完,還擔心那是外國鬼聽不懂中文,再用英文講一次。我也跟耶穌說,求祢救我,我就受洗。我們的神真是憐憫我,在那一瞬間大概已經是清晨五點時,我的情緒才好不容易穩定並且入睡。

這件事過後的幾個月,教會登周報預告舉行受洗日期,我當作沒看到。過了幾星期,我弟兄來探望我,師母逮到機會問我弟兄,為什麼我慕道這麼久,每周固定主日聚會,就是不受洗,我才又突然想起我與耶穌的約定,趕緊報名受洗。這經歷就如同詩篇139:14「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上帝用奇妙的方式帶領我來跟隨祂,現在我們一家人一起在教會服事,一路經歷神奇妙的帶領。